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31】










那位女司仪往后倒退了两步,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人的架势就差提着一把刀直接把她砍了!
主持拍卖会主持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地痞流氓没见过,但是这一次双腿的确有些发抖。
由于这鬼玺的意义重大,为保证安全,鬼玺被放置在二楼。吴邪从二楼下来走到一楼,又从一楼走到二楼,不得不说……
【他很讨厌这种设施!】
有些阴冷的表情让那个女司仪打了个冷颤,但是过强的心理素质让她的脸上很快就恢复了笑容。女司仪迎着吴邪走下台阶,走到一半的时候停住,手往前一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露出八颗牙齿,一个阳光灿烂的标准微笑:“吴先生请……”
吴邪面无表情的冲着她点了点头,径直走上台阶,直接到达摆放玉玺的地方。
吴邪回头问那个女司仪:“我在新月饭店的担保金额,还剩下多少?”
“一百三十八万……”
吴邪有些惊讶:“就剩下这么多了?不愧是新月饭店,点一盏天灯烧掉老子小半年的收成(是他在吴小佛爷的时候,小半年的收成,当初垄断了整个南方的生意!也真是没谁了)……”
他刚才根本就没有在听到底价位到了什么地方。估计胖子要是知道的话,他那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本性,估计又得气的吐血三升了!
新月饭店上上下下一片寂静,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的清清楚楚。
“木柜下面……”
女司仪刚要出声提醒,便被吴欣一个手势给打断。之间吴邪把手指伸到木柜下面,那下面有一个五指梅花锁,吴邪把手指插进那锁孔里。左拧一下右拧三下,然后直接向上一推!
只听见木柜嘎啦一声,那层起到保护作用的钢化玻璃直接从中间分开,鬼玺被放置在一个突出平台上,随着钢化玻璃的打开而缓缓的上升。霍老太太在芙蓉堂里看的膛目结舌,这新月饭店的规矩和各种饰品的摆放规则,好像吴邪都事先知道一样,看他把鬼玺拿出来的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那只死狗没事儿都教他什么东西呀?!】
霍老太太心里真心是郁闷的很,可以说是非常的郁闷!连带着站在一旁的霍秀秀,都觉得自己奶奶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儿!但是小丫头那个时候还是比较纯真,低下头伏在和老太太耳边:“奶奶,我们已经把他引到那个位置上了,不是说他点了天灯也付不起那些钱吗?~怎么现在……”
霍老太太没有回答,直接往后摆了一下手。霍秀秀立即闭上了嘴,往后退了几步。
“鬼玺只是个诱饵,他们已经咬钩了,但是不能让他们把鱼食吃掉。通知解子,把他们拦住……”
霍秀秀闻言点了点头:“是”
霍秀秀往旁边看了一眼,张起灵单手扶在栏杆上,那头胖子拿着手绢不停的擦额头上渗出来的汗。两个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吴邪的身上,霍秀秀鬼魅的笑了一下,心说一会儿有你们苦头吃的!抬起头来往解雨臣的包间看去,却意外的看见解雨臣有些焦急的看着下面。
“咳~”
霍秀秀轻咳,解雨臣没反应。
“咳!”
霍秀秀猛咳,解雨臣没反应……
“咳咳咳!”
这一次,解雨臣终于有反应了。听到声音看向霍秀秀这边,霍秀秀有些不满的跺了跺脚,眼神看了看张起灵又看了看吴邪,最后又看向解雨臣。解雨臣冲着霍秀秀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该怎么做……
吴邪手里拿着鬼玺细细的端详,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回头看了一眼张起灵。他记得上辈子张起灵把鬼玺拿出来之后仔细的端详过一阵时间,他在看什么?吴邪又把手里的鬼玺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吴先生,既已验明正货,那就请先将玉玺放回。等您付清款项后,我们立即交货。”
“哦?是吗~”
【既然已经到了手里,那就没有归还回去的道理。我的执念曾经害死那么多人,我有今天,全是拜那青铜门后面的东西所赐。鬼钮虽然不是最重要的那枚,但是能毁一个算一个。到时候再毁了鬼鐏,老子还赚一个。有利不赚猪头三,这生意倒也真是划算~】
想着,吴邪手里托着鬼钮玉玺转过身看着新月饭店的一干人等:“我吴某人承蒙各位厚爱,今日在这里点下这盏天灯。这鬼钮龙鱼玉玺虽然弥足珍贵,但各位可能不止这其中缘由。这尊玉玺本是战国时期鲁殇王所有,这玉玺本是由一条巨蟒所化,用以阴兵借道!它本身是有灵性的。如今已经过了几千年,它仍然存在这个世界上,不会老,也不会死……”
说到这里,吴邪有意无意的看了张起灵一眼:“老而不死是为妖,既然是妖孽,那就留不得它。既然我已经付了款项,那这尊玉玺就是我的东西。所以,我吴某人今天替天行道……付钱归付钱,但是这鬼钮龙鱼玉玺……”
吴邪把手抬到空中微微一笑:“我不想要!”
“咔嚓——!”
一声脆响,鬼玺应声而落!直接摔在地面上,上面的龙鱼雕饰和下面的底座直接身首异处!显然吴邪动了狠力!
与此同时,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吴邪朝着芙蓉堂的包间大喝一声:“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只见张起灵从二楼的廊台直跳而下,四处瞬间惊呼一片,待他落地翻起来,竟直接向鬼玺冲去!突然四周又一阵惊呼!吴邪转头一看,只见他的亲亲小发小一手插在口袋里,一个狂拽酷帅的姿势也翻了下来,一下子拦到张起灵面前。在这期间相隔不到三秒的时间,只听胖子大吼一声,吴邪看的时候只见胖子抄起了一只凳子,一脚踹倒屏风就朝冲进来的酒店伙计扑过去。
“我靠!那不是海猴子,你轻点拍!”
“去他娘的爪!胖爷我不管了!”
话音刚落,吴邪就眼睁睁的看见一个保镖惨叫一声从芙蓉堂的观口像是被丢垃圾一样,在空中划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后直接摔下了二楼!
“你疯了?得罪了这儿的老板,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霍老太太拄着芙蓉堂的扶手,冲着吴邪的方向疾言厉色!
“如您所说,这饭店开的太久,老板当的太安稳,得有人给他点刺激了,咱们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天,今天就给这儿的大佬刺激刺激。”说着把袖子一挽,单手撑起扶廊就翻了下去!
估计解雨臣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后背会被踹了一脚!
吴邪从二楼上翻下来,自己和张起灵打的正嗨!突然觉得胸膛里像发生了一场地震一样,后心被砸的一空!差点儿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回头看的时候就看见吴邪稳稳的落在地上,抬起头来像是调戏一样冲着他笑了笑~
多说废话无虞,甚至还没等解雨臣说出一个字来,吴邪就已经从腿上抽出了一把弯刀直接冲着解雨臣划去!带刀上阵,而且刀刀致命!
解雨臣连往后退了六步,都没有躲开吴邪暴雨一般的攻击!
张起灵站在旁边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两个人,刚才他和解雨臣打得正不可开交。就在他正想把解雨臣解决掉去拿玉玺的时候,就看见吴邪像只鸟儿一样从二楼直接“飞”了下来,给解雨臣踹的一个趔趄!正想上去帮忙,吴邪已经到了他跟前:“这个交给我,那边的请你了!”话还没说完,吴邪就又操刀冲了上去!一连串的动作又快又狠又准!刀刀都冲着要害的地方去,解雨臣从小跟二月红学唱戏,身体的柔韧度好的不能再好!又交手了将近三十多个回合,吴邪到最后直接把刀扔了,赤手空拳的跟他打了起来。但是解雨臣的眉头却越蹙越紧!这招式……怎么看着越来越眼熟?!!!
不眼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吴邪这一身的功夫都出自黑瞎子,怎么可能不眼熟?!
这稍一分神不过一秒,吴邪的刀就直接冲他面门砍了过来!
解雨臣抬起双手别住吴邪的胳膊!
“吴邪!是我!”
“你谁呀?!”
“我们医院见过!”
“跟我没关系!”
吴邪的右手被解雨臣别住,手一松!刀落了下来,吴邪伸出左手接住,冲着解雨臣的腹部捅去!
解雨臣只好松开吴邪的手,往后退去!吴邪也往后退了好几步,两个人摆好架势正要往前冲!突然中间被一个“飞来横祸”的人给隔开了!
两个人同时看向这人飞来的地方,就看见胖子手里拿着一个门板,一路从二楼活生生的拍了下来!
合着刚才这人是被他拍飞的?!
吴邪看了一眼那个人,正在地上口吐白沫,已经人事不醒……
解雨臣看了吴邪一眼:“我不想跟你打,我没有想拦你。不认识我了没关系,这是我的名片,要是有事给我打电话……”
“你这算是勾引还是勾搭?”
“啊?”
本来吴邪想调戏一下解雨臣,结果手腕儿突然被张起灵拽住。回头看时只见张起灵手里拿着那尊玉玺的底部。身旁一阵风刮过,胖子手里拿着那块大木板子就冲了过来!两个人一人抓着吴邪的手腕儿,一手抓着吴邪的胳膊就把他往门口拽!
“停停停!”
吴邪强制性的才让两人松开手。
“哎呦我嘞个去!停你二大爷呀!现在不走,一会儿遭殃的就是咱们仨了!”
吴邪反抓住胖子的袖子:“要走也得气完人再走啊~”
“啊?”
胖子真心觉得心累,吴邪这脑电波频率,自己是越来越跟不上了!
只见吴邪从怀里掏出一张硬纸片,那上面是担保金额的支票,吴邪还没有交给新月饭店。
吴邪拿着那张纸回头看着干站在芙蓉堂上着急的霍老太太笑了一下,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打火机,像是故意给人看一样。直接把那张纸片点着了……
等到那张纸片化为灰烬的时候,吴邪冲着气得脸色铁青的霍仙姑笑到:“霍婆婆,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就要转身跑路!
“吴邪!”
吴邪脚步一顿,回过头就看见解雨臣手里拿着那鬼玺的上半截冲着他挥手。
吴邪回过头看了张起灵一眼:“那玩意有用吗?”
张起灵摇了摇头,同时一脚踹翻一个冲上来的保镖。吴邪直接无视解雨臣喊他的声音,拽着张起灵和胖子就往外面跑。都快跑出去了,又觉得这样对解雨臣,似乎有些太无情太冷酷太无理取闹!毕竟是自己的亲亲小发小~毕竟是自己师娘嘛~
双脚停住,一下刹住了车!
回过头穿过无数个脑袋冲着解雨臣大喊:“青山不改了绿水长流 !咱们有缘再见!那玩意儿送你玩儿啦!!!”
解雨臣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得不说他被噎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连个鬼的影子都没有了……
所以呢?所以说这轮回也有轮回的好,新月这一战!铁三角以大捷告终!!!










明天晚上大结局前卷开始!!!吴邪开始黑化……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