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35】







“我他娘的怎么知道他能躲开?!”
吴邪手里托着胖子挥过来的木棍,只觉得脑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正说着,突然解雨臣用他本来的声音大吼一声:“抢!”
剩下的那三个人扔下铺盖就向三个人吃冲了过来!吴邪提起一脚把鬼玺踢到了张起灵那边!
张起灵凌空接住,在那三个人冲过来的时候又抛给了胖子。解雨臣从地上爬起来手里拿着一把弯刀朝着张起灵的方向冲了过去!
吴邪抬头的时候只看见张起灵踩起桌子弹到空中,闪电一般从半空中压了下来,瞬间用膝盖将解雨臣整个顶翻了出去!解雨臣滚到一边站了起来。整个人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舒展了开来,身形顿时变大,肩膀变宽,身高变高,同时撕掉了脸上的面具。同时门那边咯吱一声,霍老太太和霍秀秀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解雨臣边喘气边笑:“缩着被打疼好几倍,原来不是骗人的。”
“靠!花爷!你怎么在这儿?!”
“胖爷,上次在新月饭店你对我的手下可真是下了狠手啊~自从医院一别,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
“哪能啊!当时那场面实在太混乱了,胖爷我根本就没看是谁。那门板子一挥,打的连亲娘都不认识,我哪知道哪个是你?!”
(胖爷演技也不错呦~)
“啊我想起来啦!你不是那个……”
吴邪伸出手指,一脸“大为惊讶”的指着解雨臣!指尖都有些颤颤巍巍的在发抖。(邪帝演技爆发!)
“呃……在新月饭店被我踹一脚的那个叫什么?……哦!我想起来了!解雨臣!”
解雨臣扶额:“吴邪,你非得要踹我一脚以后才能想起我来吗~”
解雨辰摆出了一副终于解脱的表情,随即一笑:“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解语花,是现在九门解家的当家。我们两个互为外家,算得上是远房的亲戚。小时候拜年的时候我记得我们几个小鬼经常在一起玩儿,不过吴邪你不那么合群,性格又内向,又是从外地来的,所以可能并不熟络,所以记不得我了。”
“是啊,连我都忘了。”
霍秀秀在一边道:“连谁真谁假都分不出来,还不如这头胖子,真是令人心寒,亏人家小时候还想着嫁给你。”
却只见吴邪挠了挠后脑勺儿:“嫁给我?……不好意思,以前的事情我都忘了。你们小的时候就认识我吗?”
霍秀秀一脸蒙逼,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解雨臣。解雨臣这才反应过来,猛拍一下自己的脑门:“我说你小子怎么不认识我了,当时太乱了,把我都给弄忘了。你失忆了……”
“失忆?!”
秀秀大叫一声!突然跑上前去拽着吴邪的胳膊:“吴邪哥哥,你怎么会失忆了?!”
吴邪眼珠子转了几转:“我……我也不知道。胖子说我从长白山回来就不记得了,我醒来的时候全身上下都是伤,已经在医院了。”
吴邪说完这句话,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张起灵,本是想看看他的反应。却发现张起灵整个人站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霍老太太手底下的人拿出了一个图样,在在地板上展开,等到图样完全展开,老太太才说话。
“我和解子最近会夹一次喇嘛。”
老太太拍了拍图样道:“我需要你们帮忙,如果你们答应,我保你们这次大闹新月饭店没事,而且还另有大大的好处。”
“不好意思,我宁愿曝尸荒野也不会去的。”
话音刚落,几乎是房间里所有的人都抬头看着我。当然,除了张起灵……
胖子在下面拍了吴邪一下,立即道:“我们三个是一条心,共同进退,绝对不会被你们挑拨的,不过天真说不去,那是你们的诚意还不够。”
吴邪立即抬头瞪了胖子一眼,结果会如何,他们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胖子怎么可能会糊涂了这种程度?!难不成还要去送死一回?!
老太婆呵呵一笑:“钱的事情好说,主要是你们想去不想去。”
吴邪刚要作答,就张起灵说:“我去。”
“我也去!”胖子立即道。
“你呢?”老太婆看着吴邪:“快点决定,我们马上就要没有时间了。”
“好……我去。”吴邪道,“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太危险,我们会退出。”
霍老太太拍了拍手,解雨臣道:“那么,欢迎成为一伙,我来给你们说说,我们的目的地是个什么地方,听完之后,我们在三天内就会出发。”
“既然日子定好了,那么多说无益。我去补个觉,你们说你们的。”吴邪说完就上了楼,完全不顾任何人的阻拦。
等到和老太太一行人走了,吴邪已经一觉醒来了。看着张起灵坐在那里,盯着那几张纸看,吴邪深吸了口气道:“为什么?”
他抬头看我,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不知道你的伤还没好全吗?你今天答应了,明显就是上了他们的当。你这么精明,怎么可能不知道……”
张起灵又看了吴邪一眼,随后低头继续看那些图纸:“和你没关系。”
说完这句话,张起灵便皱了皱眉头。第一次没有经过脑子说出来的一句话,但是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本以为吴邪会发火,可是一抬头却看见吴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张起灵,我知道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但是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每一句话……”
张起灵还没从这句话里面反应过来,吴邪的脚步声就已经从三楼的楼梯上传了下来……
二楼瞬间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他自己的呼吸声……
吴邪气势汹汹的走上了三楼,一上去就看见胖子一个人在三楼的厨房里折腾的那是如火如荼!霍家给他们送来不少吃的东西,还送了一个微波炉和小型的煤气灶。胖子正拿着那个小型的煤气灶研究的火热朝天,吴邪拍他的时候给他吓了一跳!
“吴邪我日你个仙人板板!我说你怎么跟猫似的,你上了有点儿动静儿不行吗?!”
吴邪眨巴眨巴眼睛,摇两下头:“不行~”
胖子翻了下白眼儿,心说没被这个蛇精一下子气过去就是他祖上烧高香了!
吴邪也没闲着,蹲到胖子旁边问他:“怎么样啊胖大厨?一会儿准备吃什么呀?”
“三盒午餐肉罐头,我再下点儿挂面。吃上烧鸡,再喝点儿红星二锅头。啧啧啧~神仙日子~”
“我就说跟着你肯定饿不着。”
“那可不是!你胖爷我是谁?!厨师界的肥王子是也!”
“……不是说倒斗界的吗?”
“都差不多,万变不离其宗!”
“……这也差太多了吧~”
两个人正说着话,突然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吴邪回过头就看见张起灵,从楼下走了上来。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没有任何表情。
两个人都已经习惯了他这种天塌不惊的性格。只是现在吴邪一看见他就火气直冒,完全没理张起灵。直接从胖子身边站起来,跟张起灵,擦肩而过就直接走下了楼……
胖子第一次看见张起灵这么尴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有些于心不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结果看了半天也不知道用什么来拯救这位面瘫大神!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胖子把手里拿着的三盒午餐肉罐头直接塞到了张起灵手里。把他拉到了微波炉前面:“小哥,这是咱们今天晚上要吃的。小天真现在有点儿情绪,作为组织的政委,胖爷我现在有必要下去疏通疏通小同志的思想感情!你把这个放……呃……放那个大铁皮箱子里,然后按翻热那个钮,然后再按启动那个钮行了。”
张起灵手里拿着那三盒午餐肉,还没等说一句话胖子就跑下了楼梯。
胖子下了二楼就看见吴邪手里拿着一杯凉茶往嘴里灌!胖子上去就把茶杯抢了下来:“天真!不是胖爷我说你,虽然你是下面的那个。但是你也不能整天一副怨妇样啊~”
“你他娘的才怨妇!这不是第一次,你明明知道结果为什么还要去?!”
胖子一下被吴邪问的沉默了。
“因为……”
胖子抬起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吴邪顿时了然……
“天真,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去。我这次去会保护好小哥儿,他现在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那张地图,你现在还记得吗?”
“就是因为我忘了所以我才不想去!”
“放心!大不了胖爷我这次再牺牲一回自己的肚皮!”
“…………”
见吴邪还有些犹豫,胖子安抚性的用他那厚实的手掌拍了拍吴邪。
“不是你让着他,他就会领情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让你选择的余地了,你现在考虑的不是如何选择?因为你已经别无选择了,你必须要走下去。有些事情踏出第一步,就已经没有退路……”
“如果只有我自己,就算是死在那我也绝对不会后悔……但是潘子……”
胖子一下瞪大了眼睛!
“对呀,大潘……”
“咕噜~”
事情正考虑的到严肃的时候,突然一声十分滑稽的打鼓声打破了这个严肃的时段!
吴邪一脸黑线的看向胖子:“这次从巴乃回来我必须要帮你减肥!”
“得了吧你!要是没有我胖爷这身神膘,都不知道在斗里折了多少次了!有的时候强如小哥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吴邪笑了笑,突然一愣。
“他在楼上干什么?”
“啊,做饭呢……”
“……他做的饭能吃?!”
“特别简单,我就让他把那三盒午餐肉罐头放微波炉里热一下而已。就算他真的生活能力九级残废,开门关门按按钮这总会吧~”
吴邪给胖子说的话卡了卡,咽了一口唾沫。明显感觉到喉结上下动了一下:“你说……你说你让他把罐头放在哪儿了?!”
“微波炉啊,说实在这霍家还真挺讲究的。知道吃冷食容易闹肚子,还特意给咱们拿来个微波炉。”
“……微波炉”
胖子看着吴邪的眼睛瞪得死大!直勾勾的看着三楼的方向,脸从红到白从白到绿,那简直跟换脸谱一样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我说天真,你从这干啥……哎哎哎你干啥去?!”
胖子没说完话就看见吴邪从原地像只离弦的箭一样蹿了出去!与此同时大喝一声:
“小哥不要!!!”
吴邪还没等跑到三楼的楼梯口,就听见楼上的厨房传来了轰隆的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在颤抖的同时有不少的灰尘从三楼的地板缝隙中洒落到二楼!
吴邪赶紧回过身来躲避爆炸带来的火烧火燎的热度!等到爆炸余波过后,吴邪直接三个台阶并成一个台阶跑上了三楼!
入目的厨房已经被炸的一塌糊涂,到处都是黑色的熏染。张起灵躲在厨房门口凸出来的一个水泥墙后面,但是脸上不免也多了好几片黑色的熏染!吴邪呆愣愣的看着张起灵,张起灵也一脸无辜的看向吴邪。似乎是有些蒙:这玩意儿怎么会爆炸?
吴邪伸出手指指着张起灵,指尖都在外面的颤抖。
“你……你……你!”
胖子紧随其后也跑了上来!就看到吴邪整个身体都在抖,以为是他被气急了。刚想出言安慰就看见吴邪“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你……你个九级残废!哈哈哈哈……”
胖子和张起灵对视一眼,显然两个人还没从爆炸的余威中反应过来。
看着吴邪单手拄着地面乐的像个傻逼一样。胖子心说这孩子是不是被吓傻了?!于是抱着春天般温暖的心情蹲在吴邪旁边戳了戳他的胳膊:“天真,你是不是给吓傻了?”
没想到吴邪回过身来指着他的鼻子,仍然是乐的喘不上气儿来:“你个……哈哈哈,你个二逼!你是怎么完好无损活到现在的?哈哈哈哈……”
吴邪自以为自己的把持能力已经在沙海过后已经是更上一层楼了,像今天这样笑的跟个二*似的,他还真是头一回!
怪谁?只能怪身边有两个比他还二*的人!不过笑归笑,这晚饭可就没了着落了……
废话!厨房都让倒斗一哥给炸了!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