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39】

红高粱再次响起









解雨臣后撤一步的同时,潘子扔出匕首直接把那怪物定在了墙上!
那密洛陀大吼一声,就把匕首从自己的胸口上直接抽了出来!潘子向后一退,单脚跺地!一个锋利的刀刃从鞋底伸出,向那只密洛陀的腋下踹了过去!
那怪物躲闪不及,被潘子在腋下的位置捅出一个洞!趁着这个机会,潘子猛的冲上去,蹬住墙壁向空中一跳!以一个泰山压顶的姿势直接砸了下去,一下子骑在那密洛陀的脖子上!电光火石之间,只听见“铮——!”的一声,潘子已经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刀来一把插进了密洛陀的头顶!
“吼!!!!”
那怪物被潘子捅的一刀毙命,临死之前还不忘发出一声巨吼!
潘子从他的尸体上跳下来,把刀从头顶上抽出来。皮包和解雨臣那边也已经结束了战斗,三个人气喘吁吁的聚在一起。
解雨臣喘了两口气:“我要是没猜错,这些石壁里应该有这些怪物走动的通道。否则不可能移动得这么快,除非是在水里,但是排除这种可能性。”
潘子也点了点头:“那就等下一个探出头的时候直接把他拽出来,这里面应该有道能通向外边!”
三个人都点了点头,潘子拿出来随身的暖手贴来贴在其中的一面墙上:“花爷说的有理。我来之前小三爷告诉过我,这浑身绿毛的怪物喜欢往有温度的地方走,让我把这暖手贴带来。看来还真是有用处~”
潘子呲牙一阵笑,解雨臣从他手里接过暖手贴打量了一番:“这个东西确定有用?”
“死马当活马医吧,有这个起码也有点儿希望。总比在这等死强!”
皮包两只眼睛都有些发光了!这个小屁孩儿还是挺渴望活着出去的!
皮包拿出自己的暖手贴也贴在了那面墙上,十七八个暖手贴在墙上硬生生水贴出了一个圆儿!
三个人席地而坐,等待着愿者上钩!等待的时间非常的漫长,几个人又渴又饿又累,但是神经都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这关乎性命的大事,可绝对马虎不得!
四周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好在三个人的耳力都非常不错,都留意着石壁的动静。
六个小时过后,皮包正在守夜!
突然听见石壁“咯~”一声!三个人立马清醒,抄起家伙就蹲在石洞旁边一动也不动!
“准备……”
“咯啦啦~咯啦~咯啦~咔嚓!”
墙壁一声脆响!一只脑袋就钻了出来,皮包举起刀就要砍下去!被解雨臣和潘子同时拦住!
“它现在要是卡在这儿,怎么谁都出不去。”
也没有什么顾忌不顾忌的,潘子的声音很大,明显是在引这只怪物出来!没想到那只怪物被他的声音一次机,反而挣扎的更加剧烈!
又听见一声脆响,那是怪物整个脱了出来!三个人一人看准一个要害,同时砍了上去!
那只密洛陀瘫在地上,身体还时不时的颤抖两下。潘子直接用鞋底的刀给他做了一个了断!
皮包点起火折子往石洞里一扔!火苗依然亮着,里面氧气充足。但是这火光一照,又看见周围的墙壁多出来好多人脸!
“走!”
解雨臣大喝一声,第一个钻了进去!皮包紧接着跟上,潘子殿后。三个人在石洞里匍匐前进,但是速度却非常的快!这里面的通道非常的光滑,甚至你可以用双手双脚蹬着墙壁像条鱼一样往前游走。
大概又行进了将近三个小时,这期间他们只停顿了三分钟,绝对不能停留的过久!这周围的怪物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冲出来。
或许是这一股力量逼着三个人一直往前,突然解雨臣说在前面看见一个小亮点儿。皮包大喜过望,催促着解雨臣快往前走。解雨臣的身段柔软,在这里的优势最大。几乎是像一条鱼一样任意的穿梭!
越往前爬,那光亮就越大。最后爬出去的时候,三个人几乎都累的全身上下的肌肉抽搐。
只是这外面并不是所谓真正的外面,而是一个很大的洞穴,不同于刚才的玉石洞,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山洞。解雨臣往前走了两下,突然不知道碰见了一个什么东西。
“叮铃~”
“铃铛?”
潘子下半身还没有从洞里出来,听到这声音,突然脸色一变!那尸道水洞里的青铜铃铛让他至今都是心有余悸!
“不要动!”
话音刚落,突然整个山洞都晃了起来!
“小心!”
潘子猛的推了皮包一把,皮包一下被推了出去。可是这个一下就被上面落下来的石头砸中了脑袋,皮包直接晕了过去!但是潘子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整个下半身被身后的玉石洞紧紧的夹住,根本动弹不得!
这石壁好像是被算好了时间一样快速的愈合上!
“呃~”
潘吱一声闷哼,他感觉到自己的腿一阵刺痛,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一双腿好像是在石壁中慢慢的融化!甚至要与那玉璧融为一体!
潘子两只手撑着石壁想把自己的腿抻出来。
正使劲儿,突然只听见“喀嚓”一声,潘子全身一僵!那声音他简直再熟悉不过!那是拉枪栓的声音!
潘子甚至怀疑是否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当他抬头看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耳朵是正确的!
那枪口离自己的脑壳仅仅只有三厘米的距离!
惊讶大于慌乱!潘子眯起眼睛看着持枪相对的人……
“花儿爷,您这是做什么~”
“潘子,我解雨臣多谢你带我出了这个玉洞。但是,我今天要你的命”
“为什么?”
似乎是已经经历过了太多的生死,潘子十分的平静。
“既然你马上要死了,我也不忍心让你做个糊涂鬼。杀你,是早就计划好的事情,但是你的三爷为了保你出局,竟然以自己的消失为代价。本来我们已经准备放过你,但是你因为吴邪又搅合了进来。只要有你在,吴邪就不能全在我那掌控范围之内。只要有你在,计划就不能顺利实行,所以……你的死是早就已经注定的。”
“三爷真的还活着?!”
解雨臣一笑:“你对吴三省倒真是忠心耿耿。只不过,你怕是再也见不到你的三爷了。”
“呵~我是真没想到,小三爷对你真情真意!你竟然这么背叛他。”
“何出此言?”
“你们为了能控制他不惜杀掉他身边保护他的人,这不是背叛是什么?!”
“这你可就说错了,我从八岁接手解家的那天起,就已经开始着手这个计划。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吴邪,是因为我从最开始跟他就是两个战线的人。”
“小三爷可真是太傻了!出来之前竟然还让我保护好你。真没想到!这保护竟然是这种!”
看过了人心的险恶,潘子对此已经屡见不鲜了。
“吴邪错就错在他太过天真单纯,一旦走进这个行业,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轻易的相信别人。但是吴邪犯了大忌。他如果不那么相信你,如果你不那么拼命的护着他。也许你还能留着一条命。”
“不必~事到如今,要杀要剐随你。只是苦了小三爷,身后只怕是没人了。”
“不,没了你还有一个胖子呢。不过他比你聪明多了,他懂得明哲保身。什么事情都知道的不多不少。这可不像你……你应该早就发现吴三省不是一个人了吧。”
“说没发现那是不可能的,我跟三爷抬头不见低头见他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他们两个经常互换身份,到了最后我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效忠谁?但是我知道效忠三爷是肯定没有错的。”
“可你为什么要护着吴邪?”
“他是三爷的侄子,也就是我潘子的主子。我也算是从小看他到大,心里早就把他当成亲人对待。谁要是敢伤他,我潘子第一个拿刀砍了他!”
“如果是以前你这句话说出来肯定会震慑一大片人,可是你现在可由不得你自己随心所欲。”
解雨臣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荧光手表:“吴邪马上就要到了,跟他最后道一次别吧。这是我能给你通融的最大限度了。”
“你就不怕我把事情告诉他?”
“如果你还想让他继续活下去,我相信你还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选择方法。”
解雨臣说着,回过头嫌弃的踢了两脚躺在地上的皮包。双手穿过他的腋下,把他拖到了石洞后面……
一时间,只剩下潘子的呼吸声在石洞里回荡……
潘子卡在石壁里,手里只有一只手电筒,偌大的石洞是不是传来滴水的声音。这空气里的强碱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呼吸道火辣辣的疼,呼吸一下,就像是肺叶被人拿刀砍了一下!远处突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潘子屏气凝神的听着。突然叫了一声 :“小三爷!”
“潘子?!”
吴邪声音从石头对面传过来,现在这个方位,吴邪没法靠过去看。潘子气喘吁吁道:“小三爷,快走。”声音相当微弱,这一句话刚说完,就连带出一连串的咳嗽声!
“你怎么样?,你怎么会在这儿?”
潘子在黑暗中笑了笑,继续说道:“说来话长了,小三爷,你有烟吗?”
“在这儿你还抽烟,不怕肺烧穿?”
潘子的声音异常淡定,就像是两个人在唠家常一样。
“哈哈哈,没关系了。”潘子道,“你看不到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吴邪的声音有些着急:“别磨蹭了,赶快过来,你不过来我就过去扶你。”
“别!千万别过来!”
潘子的咳嗽声传来,吴邪问道:“怎么回事?小花他们呢?”
潘子喘了几口气答到:“花儿爷应该没事,其他人都死了,那玩意儿太厉害了,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儿了。”潘子道。
“你等我,我过去帮你砸开。”
“千万别过来。”
潘子道:“小三爷,你不知道我在石头里的部分现在是什么样子。你过来也不可能救得了我,太危险了。小三爷,你有烟吗?你先把烟给我,我和你说几件事情。”
“小三爷,烟!”潘子虚弱的叫着,“我没时间了。”
吴邪把烟和打火机拿了出来,问潘子道:“你在哪儿呢?”
那边的手电亮了起来,吴邪找了一个丝线少一点的空当,把烟点着了扔过去。
潘子吸了一口烟道:“小三爷,你背上是不是有枪?”
“有!”吴邪的声音有些颤抖。
“把枪给我。”潘子道。
“小三爷,你不用怕!我得自己给自己来个了断。你走吧,如果有时间,我还想和你聊会。但是你也没有时间了,你也没工夫可怜我,等下你要是过不去,就会和我一样,你快走吧。如果你能上山,记得找人搜索整片后山,花儿爷出去后,一定是在后山。”
吴邪攥着手里的枪,最终还是把枪甩了过去,就听到潘子的笑声:“得了,小三爷,好家伙,想不到临死前拿到的是这种枪,这对着脑壳打斗不一定能把自己打死。”
吴邪颤抖着站了起来,就听到一声枪响,接着潘子就笑了起来:“小三爷,走吧。”
“别催我,我前面的路也不那么好走,等下要是挂了,咱们在黄泉路上还能作伴。”
吴邪深吸了好几口气! 那声音带着些哭腔:
“小三爷,别哭!有我潘子在,还能让你受累?”
潘子拉响了枪栓:“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地话了,最后在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我去见三爷了,你机灵点,给我和三爷有个好的交代。”
吴邪没有说话,潘子道:“你往前走吧。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别回头。”潘子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
突然叮一声传来!潘子抬起手,瞄准六角铜铃就开了枪!
“大胆的往前走!”潘子笑道。
吴邪拼命的捂着自己的嘴,忍住不让自己眼泪往下掉的冲动。继续往前走,一步一步的走着。就听到枪声在身后不停地响起……
“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抛撒那红绣球呀正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嘿嘿!”
“嘭——!”
枪声传来的那一瞬间,整个山洞的宁静瞬间被打破!同时还伴着什么东西的“丝丝”声。
胖子的脚步一顿,连带着拽着他往前走的吴邪也停住了脚步!
张起灵此刻昏在胖子的背上,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胖子却对着声音再熟悉不过!那是引燃导火索的声音!
身旁的吴邪似乎也听到了那燃烧的声音,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回头!
“不要!!!”
两个人正要往回冲,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把两个人的身体往外冲了将近七八米远!眼前的石头砸了下来!彻底阻断了两个人想要回去的道路!
——————————
解雨臣捂着腹部被枪打出来的那个洞依靠在石壁上。
“你……”
吴邪走后他从掩体后面走出来拿枪指着潘子的头,扣下扳机的那一刻!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眼前人影一闪!潘子像只猫一样从石洞里跳了出来,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下了他的枪。与此同时,回身朝着他的腹部开了一枪!解雨臣直接被那冲击力冲得后退几步,一下撞在了石壁上!
恐惧大于惊慌!解雨臣头一次这么狼狈!解雨臣大喘着粗气,心脏在胸膛里因为极度的惊吓跳了个没完没了!
“你……你不是潘子?!”
“呵~”
只见潘子笑了笑,右手持枪指向解雨臣的同时,只见他把手伸到脖子后面一拉!
“嘶啦~”
一声,人皮面具应声而落!
那人邪魅一笑,一双眼睛里透出的目光,简直让人看了发寒!
……………………
……………………
……………………
“小花妹妹,你当真是骗得我好苦啊~”
“吴邪……”
轻如蚊呓的一声,却可以让人听得出那声音里透着的,是从心底里泛上来的恐惧!那种恐惧,甚至要把他整个人淹没灭顶……









你们以为解雨臣去四川的期间,吴邪就算是受了伤。他会真的躺在病床上安心养伤吗?……
明天吴邪回归汪家,和张起灵还有老九门的正面战争正式开始!不过在此之前,请各位先猜一下,吴邪是怎么对待解雨臣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