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39】





吴邪的脸上满是戏谑的神情,那感觉就像是王者俯视着自己的手下败将……不过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解雨臣的脑门儿,解雨臣腹部上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往外渗着血。吴邪的表情却瞬间变得严肃起来:“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你想要我的命。为了你的解家我不怪你……可你错就错在不应该从潘子身上下手……你动了他就是犯了我的大忌。你触我逆鳞在先……”
吴邪低下头,把脸凑到解雨臣的跟前邪魅一笑:“我岂能饶你~”
分明是笑言笑语,却带着一种极其压迫的气势压了下来!
“你根本就没有失忆。”
“我不但没有失忆,而且我还是从新来过一次的人。说出来也许你不会信,我是十年之后的过来人。所有的一切,所有人的结局我都一清二楚。”
“你说什么?!”
“普通人肯定不会相信,但是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扮成潘子,你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
“呵~”
解雨臣有些虚弱的笑了笑:“你真的以为你发现了这些秘密能活着走出这儿吗?”
“难不成你还留了后手~”
吴邪的表情淡漠的没有一丝波澜,但是那语气听着越来越欠揍!
吴邪持枪的右手没有一刻放松,但是左手已经悄悄地摸到了身后。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愿闻其详”
解雨臣脸上原本浮现出的绝望,渐渐被得意所代替。他似乎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可能是在心里以为吴邪还是太嫩了……
“把枪放下。”
脖子一凉,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了脖子上。那是一把匕首,身后的人用胳膊环住吴邪的脖子,那把匕首就抵在了吴邪的大动脉上。
悄无声息的就像一只猫,连他何时靠近的吴邪竟然都没有察觉到。
突然站在吴邪身后的那个人把下巴抵在了他的肩膀上,就感觉十分的熟悉。只听见那个人说:“小三爷可真是威风啊~”
吴邪双眉紧锁!
“皮包?!”
“小三爷,我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我只是晕过去了又不是死过去了,小三爷就直接把我给忘了。”
吴邪眯了眯眼睛,看向坐在地上的解雨臣:“这就是你的后手?”
解雨臣笑了笑:“不然呢~”
吴邪“啧啧”了两下,侧过头看着皮包哥是在他肩膀上的脑袋。
“也不怎么样嘛~”
皮包有些发愣,只是他还没等他参透吴邪是哪儿来的自信心能说出这种话来的时候。
面前突然冒出一股青烟!那股青烟好不容易的钻进了他的鼻子里,全身上下不到三秒钟就想被抽去骨头一样软了下去!
吴邪趁机把手挣脱出来用力把皮包的手肘往上一抬!皮包整个人就像后倒去,但是吴邪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反过身冲着皮包的胸口就是一脚,皮包后退几步直接撞在了墙上!吴邪反拿着匕首上去在皮包脸侧一划!人皮面具应声落地,意料之中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心中的酸楚实在是无法形容!
吴邪事先吐掉含在嘴里的那个装着眼镜蛇毒液的竹管看着被他踹倒在地上的人:“黑爷,塔木陀一别,别来无恙啊~”
第一次直视黑瞎子的眼睛,吴邪竟是秉着一种非常有成就感的感觉!一直以来那副眼镜遮住了黑瞎子的眼睛,那个地方被黑瞎子誉为自己的禁区。估计除了解雨臣,他不会让任何人涉足!但是今天……
吴邪冷笑一声,干脆利落的直接把手卡在解雨臣的脖子上:“怪我当处一念之仁铸成大错,早在秦岭就应该亲手解决你们两个余孽!!!”
吴邪把手慢慢的往上推,解雨臣被迫张开了嘴巴。只那一瞬间,嗓子里就传来了火烧火燎的着痛!下斗之前他知道这古楼里有强碱气体,特意在皮肤上涂了中和液!但是却忽略了嗓子,他大名鼎鼎的西府海棠解语花,靠的就是这副嗓子!如果这嗓子废了,不仅是他从今往后上不了台唱不了戏,更相当于他到死都只有那个带着面具的解雨臣一个身份!强碱气体不断地钻进了他的嗓子,那里面如同火烧一般!
“吴……邪……你杀了我你走不出去的……”
解雨臣的喉咙被吴邪扼得死紧,奈何身上的伤口疼的他冷汗直冒,那伤口带给他的不仅仅是痛楚。从腹部蔓延出来的麻痹感让他全身上下都没力气!吴邪在子弹上涂了麻醉剂,想当初这么最近还是黑瞎子发明出来的。既能让人感觉到痛楚,却又让他动不了。今天这药倒是用对了地方!
“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的。”
吴邪手上的力气没有松开,但是眼睛已经转移到了黑瞎子的身上。吴邪阴笑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瓶子扔到黑瞎子面前:“想救他,就把这个东西涂到你的眼睛上。”
“呦!小三爷这是要瞎子我自废双眼?”
“你这瞎子有名无实,今天我帮你坐实这身份岂不更好~”
吴邪的笑容就从来没有停下,只是那笑容呈现在吴邪的脸上。那感觉像极了解雨臣身上的粉衬衫,不可阻挡的杀气就扑面而来,而且还是挡都挡不住的那种!
“小三爷这话可当真?”
黑瞎子就算没戴眼镜但是脸上的痞笑还是遮不住,吴邪看得作呕!
“只是让你眼睛瞎了而已……你不吃亏~”
吴邪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张脸不是你最满意的作品吗~看了这么多年早就看腻了吧,你扮成王盟在我店里装蒜的时候就看你一直盯着我的脸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弯的呢~”
吴邪说完就被自己的话卡了一下,顺便回头看了一眼解雨臣:“口误了,我忘了你就从来就没直过~”
吴邪心知肚明黑瞎子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心里最在乎的就是解雨臣!解雨臣心里肯定也有他,否则也不可能用一百只羊把他从当地换出来了。
“瞎……子”
听到解雨臣的呻吟,吴邪回过头来看着他。看见他眼睛都已经憋的通红,脑袋却在微微的摇着:“不……要……”
哪想到黑瞎子只是淡然处之,拿起地上的瓶子冲着解雨臣一笑:“花爷,以后瞎子看不见你那张俏脸了,你可得把欠我的那几场戏给我补回来~”
“瞎……”
解雨臣被吴邪死死地掐住脖子,竟然还能说出话来!
黑瞎子捡起地上的瓶子打开,盖子上粘着一团棉花,上面沾了绿色的液体。
“黑爷还在等什么~你再这么拖下去,你的花儿可就再也不能给你唱戏了。”
黑瞎子冲着解雨臣笑了一下,把那棉花在自己眼睛上涂了一条!
“呃!”
“哐——!”
黑瞎子一拳砸在了旁边的石壁上,想不到身上没有多少力气,居然还能使出什么大的劲儿!应该是疼坏了,那毒液可是吴邪从眼镜王蛇的毒囊里提取出来的精品,效果肯定非同一般!
“瞎子……不……要……”
解雨臣身上的麻痹感越来越重,身体都禁不住的往下坠!本以为吴邪可以就此收手,可吴邪却突然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在解雨臣的脸上划了划:“小花妹妹放心,吴邪哥哥怎么忍心让你跟他分开~”
“吴邪!”
两个字说出口,解雨臣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喉咙!刚才发出来的声音简直像一个垂死挣扎的老人,沙哑得如同卡车压过一般!
吴邪听他的声音心里十分满意,这才把手松了下来。解雨臣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气儿还没喘匀就拼尽全力的向黑瞎子那边踉踉跄跄的走去!
“小三爷,瞎子我已经自己毁了这双眼睛。出去的路不好走,烦劳你把他带出去。”
吴邪冷冷一笑:“我带他出去,那谁带潘子出去?!”
吴邪把手中的打火机点燃:“你们让它变成了密洛陀,让他变成了怪物永远困在这石头里……我还给你一个解雨臣,谁来还我一个潘子?!”
吴邪往后撤了一步:“师父,事已至此,您就和师娘在这好好安歇吧~明年的今天,徒弟我会带着好酒好肉来孝敬您的……”
一语说罢,手中的打火机在空中划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后飞了出去,似乎试点染了什么东西。
黑瞎子屏气凝神一听:“火药?!”
吴邪笑笑:“看来你的眼睛瞎了,对你也没有任何的阻碍。把眼睛闭上吧,很快就会结束的……”
——————————
“轰隆!!!”
地面剧烈的颤抖,山洞的另一边。梁湾不停地走着圈!身旁一个男子抓住她的手:“到底会不会出事?!”
梁湾挣脱男人的手:“我怎么会知道!他这么安排的自然有他的道理,只不过现在还没出来……”
“出来了!”
突然一个伙计叫了一声,两个人急忙往洞口那边赶去。直接里面冒出来无数的烟尘,吴邪举着一把刀踉踉跄跄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梁湾赶紧上前抓住吴邪的手臂把他扶了过来。吴邪喘着粗气,偶然一见阳光让他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睛。只是再一睁开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惊呆!
梁湾松开了她的手站在一边,刚才和她说话的那个男人往后倒退了三步。显然看见吴邪心情非常的激动!只见他看着吴邪大吼一声:“汪家全族!……跪!”
“跨啦!”×N
只这一瞬间,漫山遍野便传来了膝盖跪在地上的声音。
吴邪紧紧的咬住下唇抬起头看着天空,闭上了眼睛。没有人注意,他的眼角……滑下了一滴水珠……
【到底,心里还是会疼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