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2】






“你是……”
“我是从小代替你身份的人,抢了你的父母,抢了你的家庭,抢了你本该拥有的一切。但也承受了你本该承受的一切。”
“你已经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了?”
“否则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跟你说话”
“你怎么知道我是真的?”
“因为你的脸。当初那场手术,他们只在你的脸上划了七刀。可是却在我的脸上划了两千多刀,或许是因为伤痕太多,我的整张脸上都是刀痕。这和千钉鞋是一个原理,在鞋底插上一千根钉子,踩在上面就像是踩在铁板上。所以他们把我的五官全部破坏,把我的面部皮肤组织全部打乱重组,也就是重新换一张脸。也只有这样我的细胞组织才能重新接受一张新的脸皮。可你不一样,我的这张脸是你的。他们只需要在你的脸上重要的地方划下七刀,就可以把你的整张脸取下来。所以你的鼻翼两侧,各有一道细伤疤。”
真吴邪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鼻翼,沉默了良久,这才说:“我五岁那年,在老槐树下面玩。本来约好了和老痒一起去他家里。可是出门的时候,妈看见地上有一只受伤的鸟。妈就让我把它放到树上的鸟巢里……可我爬到树上的时候,却看到那鸟巢里有一条蛇,我还没把那只鸟放回去就被蛇咬伤了手指。我从树上摔下去,头直接撞在了石头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醒过来的时候脸上缠的都是纱布。二叔抓着我的手……”
真吴邪抬起手来,又抬起另一只手握住。
“就像这样……他告诉我,他说小邪不怕!二叔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我这才知道我回不去了。不仅回不去吴家,回不了长沙。我连我的父母也不能再见了。”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裘德考的队伍里?”
“本来是想把我送去德国,但是送我的那个人倒戈,想把我交给汪家。我知道了以后,当天晚上就把他杀了……”
真吴邪蜷缩在床上,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
“他喉管里的血溅到我的身上,那天晚上的雨下的特别大。可是我身上的血怎么也洗不干净,我在雨里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再后来,就被裘德考救了……”
吴邪换了个坐姿:“如果给你个机会,能让你见到父母……你会想吗?”
真吴邪一下子抬起了头!可是又马上恢复了暗淡:“怎么可能……就算是我现在回去,他们也不会把我当成儿子。他们早就已经把你当成是吴邪了。”
吴邪自嘲自讽的笑了一下:“儿子?……我现在连颗弃子都不是。”
“为什么这么说?”
“你还记不记得你五岁那年,你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真吴邪低下头,把脑袋埋在双膝之间。响了20多秒的时间,他这才抬起头来:“积木”
吴邪双拳紧握,突然瞪起眼睛看向真吴邪!
“那就是了。”
吴邪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他,还未等他走到跟前,就一把拽起他的领子!!!他的呼吸很剧烈,但是那样也缓和不了他眼睛里的血丝!
吴邪看着眼前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恨意!二话没说抡起拳头就朝着真吴邪的颌骨挥了下去!眼见着拳头过来,真吴邪想躲,但是领子却被吴邪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抓在手里!
“咯啦!”
颌骨软骨错位的声音在耳边响的异常清晰!他对吴邪揍的眼冒金星,嘴里直冒酸水!还没等他喘匀一口气,吴邪直接联系他的领子把他从床上甩到了地上!地面反弹给身体的反作用力让他的胸腔憋闷的想是要爆炸一样!
“‘我以后要当建筑师,我要盖一座大房子,让你和爸爸舒舒服服的住在里面!’……吴邪,就是因为你的这一句话毁了我三十八年!”
吴邪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甩到墙上!真吴邪在裘得考的队伍里呆了这么多年,功夫自然也是会的。只不过拼杀的几率很小,这一次与吴邪交锋!他简直是连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
吴邪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到最后就像是泄愤的沙袋一样被吴邪吊着打!
腹部,胸部,后心全部都无一幸免。
眼睛前面一片又一片的黑暗,意识在渐渐的离他而去……
吴邪单手把他推到墙上,看着眼前的人已经昏了过去。但他完全没有任何要放手的意思,随手抽出放在腰间的匕首冲着他的脸就要划下去。但是在刀尖儿离他的脸五毫米的地方,却还是停住了……
“当啷~”
匕首掉在地上,吴邪脱力地坐了下去,靠着墙的背部早已被汗水浸透。而真正的吴邪早已经被他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昏死在旁边。
——————————
“为什么是化工系?你不是想学建筑吗?!”
“我……我从小就是想当化工啊”
“改过来!马上改过来!你不能学化工,你必须去学建筑!该是什么人就是什么命!这是你自己的命,由不得你选择!”
————————————
“还真是……该是什么人就是什么命啊……”
吴邪靠在墙上,任凭汗水顺着脖劲流进了衣领。他闭上眼睛,一点儿一点儿的回忆着童年带给他的“幸福”。
那可当真,是幸福啊。
吴一穷是高级工程师,常年在外面做学术研究。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不想面对吴邪,吴母就更不用说了……
吴邪睁开眼睛歪着头看向已经晕过去的真吴邪……
“爸,妈。我马上就把你们的儿子还给你们……”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