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4】







“小邪,你,你……”
吴母放开抓着吴邪手臂的双手,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你们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吴邪眼睛通红的看着吴母和已经被惊住的吴一穷和吴二白兄弟俩。手有些颤抖的摸上自己的脸:“二叔,这么多年了。你看着我这张脸就不觉得很恶心吗?……你在这张脸上划了两千多刀,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谁跟你说这些的!!!”
吴二白背着强大的信息量差点儿冲昏了头脑!当年那些事情在场的三个人都绝口不提,吴邪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还用谁跟我说吗?……我爸妈的做法,足以证明一切了。”
吴邪强撑起一丝笑容看向吴一穷:“爸,我上一次见你,应该是在去年清明回来给爷爷扫墓的时候吧……我从小你就说你工作忙,你从我小时候一直忙到我长大,我甚至一年都见不着你几面。我本来以为你就是这种,我做的再好也不会让你满意的性格,所以我拼命的学习,拼命的孝顺你们两个。我每年生日许愿的愿望都只是想让你回来陪我过个生日,我只是想让你对我笑一下,可你从来都没有……”
吴邪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一下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继续说道:“有些事情迈出第一步就永远也不能回头了。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把我当成你们儿子啊?那个时候我只有五岁,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不懂。 可你们为什么要在忽视我存在的同时,还要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
吴邪摇着头:“你儿子他不是我害死的,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总要觉得是我害死了吴邪?”
吴一穷的身形有些不稳,强撑住椅背才没有倒下去。当初自己的父亲吴老狗跟自己说这些计划的时候,自己跟他冷战了将近两个星期。但是到了最后还必须要这样走下去。真吴邪和假吴邪互换身份之后,他以学术研究为名常年在外不回家。实际上他是不想见到这个……这个害死他儿子的人!他一直以为自己躲着他,有十足的理由。可是他从来就没有认认真真的为吴邪考虑过,吴邪那个时候才五岁,那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龄!他只不过是被人利用被人当成了一个替代品,替换掉了你的儿子!
吴一穷眼前的水雾濛了一片,抬起头看吴邪的时候。他才发现无邪的一举一动都这么的陌生,原来……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看过这个孩子。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吗?……
吴邪见吴一穷用力的抓着椅背却没有任何言语。还以为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丧子之痛中无法自拔,心中就像打翻了酸醋瓶一样!酸楚到不能再酸!那种心累的酸席卷了他的全身,他现在很想仰面倒下去。但他知道,他绝对不能倒!他大仇未报,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倒下了……今天这最后一个牵绊他的亲情就此斩断后,他往后也不会再有什么顾虑了……
吴邪看着窗外,今天是正月十五。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今年八月十五是没有月亮的。老天真是弄人啊,俗话说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吴邪要赶在大雪来临之前赶回杭州,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越早决断越好。毕竟拖泥带水,日后办事总是不方便的……
“今天是正月十五,我本来想回来再陪你们过最后一个节。不过看来是不可能了……爸,妈,二叔,我叫你们这一声,是因为我在心里认定了你们你们是我的亲人。”
“小邪……”
吴母虽然没有说话,并不代表她完全没有感触。实际上是因为她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了。
吴邪侧过身,眼神突然变得像温柔出水一样。
抬起手触碰了一下母亲额头上的皱纹……
“妈,以后别再叫我小邪了。你知道的,我不是……”
吴母满眼都是泪水,抓住吴邪的手不断地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你是小邪!你就是小邪!虽然这么多年我对你不好,但是你一直对我那么孝顺。妈……妈心里早就把你当成小邪了,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是妈对不起你,妈对不起你……我欠你的太多了孩子……”
吴邪把吴母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拿下来:“你不欠我什么,母亲想孩子是天经地义的。是我以前想法太天真了,这是我的错……”
“小邪你……”
“叫我关根吧。”
吴邪偏过头看着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那里面装的是吴母珍藏了多年的积木。那是真吴邪,最爱的积木……
吴母看着吴邪的目光转移到了那个抽屉上,目光也跟了过去。
“那个积木,是吴邪五岁生日那年你送给他的。但他还没有来得及玩儿,就从树上摔了下去。我小的时候,碰一下你都会很生气。那个时候我一直都不明白,我的玩具你为什么不让我动。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小邪,你要是不喜欢妈现在就把它扔掉。”
吴母说着就要往抽屉那边走,却对吴邪一把扯住了胳膊!吴母的脚步停在原地,回头看吴邪的时候,吴邪已经拽着他的胳膊慢慢的跪了下去!
“小邪你这是干什么!你快起来!”
吴母用力的拖着吴邪的胳膊想把他拉起来,可是他怎么可能拖得动吴邪这样的一个成年人。
吴邪笑看着吴母,又看了看吴一穷和吴二白。
“妈,再让我叫你一声妈吧……不管你们最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们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儿子。不过你们毕竟是把我从小养到大二十多年……这么多年养育之恩,我无以为报……”
吴邪抬起头看着吴母:“那些积木,就别留着做念想了。我现在就把你们的儿子还给你们,就算是物归原主了……”
“你……你在说什么?!小邪他早就……”
“这件事情应该问你的二弟,吴邪当年到底死没死,他心里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二白!这是怎么回事?!”
吴二白攥着拳头:“大哥,大嫂……这件事情你们也别怪我,当初也是不想让你们担心。小邪没死,是短暂的休克了。我当时在医院工作,是我让那个大夫告诉你他已经死了的消息。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们死心,我暗地里命人把小邪带到了国外,但是自从他们出了国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传来。”
“你,你是说我的儿子他没死?!”
吴母上前两步抓住吴二白的胳膊使劲儿的摇着!显然情绪已经激动过了头,所有的人就这么把吴邪晾在了一边,就连吴一穷那种天塌不惊的情绪都有些激动!
“吴邪没有死,他马上就回来了。我把他从德国救回来,就是想把他还给你们。”
“孩子,你要做什么?”
吴母蹲下去抓住吴邪的手,却被吴邪躲开。
“做我该做的事情,完成我该完成的使命。真正的吴邪在外面受了很多年的苦,但是他还有父母心心念念的挂着,真羡慕啊……”
吴邪闭上眼睛,冲着三个人磕了一个头!
“二十七年,养育之恩我无以为报。谢谢你们把我养大,我这就让真正的吴邪回来陪你。”
“孩子,你别这样,你别这样!”
吴母一把抱住了吴邪,双臂箍的死死的不让他离开。但是吴邪去意已定,任凭谁都已经留不住他了。
吴邪扳开吴母的肩膀,从地上站起来。走向了房门,路经餐桌之时,把装着红枣茶的碗端起来仰起头一饮而尽!
推开大门的一瞬,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雪,雪花一片一片的落在他的身上头发上还有心里……
忽视身后吴母撕心裂肺叫他回来的喊叫声,难得的,那里面还掺有吴一穷的声音……吴邪已经让梁湾带着真吴邪在赶回来的路上了。今天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前,他们一家就要团聚了……
吴邪回过头望向大雪中灯火阑珊的小院和自己曾经爬过无数次的老槐树,无声的勾起了嘴角。
“再见……”
只是这一次,恐怕是再也不见了吧……
他曾经自称自己的笔名为关根,只不过那个时候他关上的是一个叫爱情的根,因为他不会再有爱情。看来这一次,要顺带着把亲情这根,也要关闭了……
正月的积雪,不知不觉已经深到数尺。
吴邪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
他知道,他已经不能再回头了……
夜色黑的如浓墨一般,雪地上空余下一串脚印。只是那脚印往何处?却无人得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