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7】











“吱~~~”
门栓太过老旧,摩擦着上面的铁锈发出了一声难听的长鸣。一双蓝色的旗跟小鞋,跨过门槛儿踏入院中……
这是霍家曾经在长沙的老宅,很多年没有人看管,现在已经破旧不堪。眼前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除了那薄薄的一层灰尘之外,与记忆之中的那个老宅还是有几分相似的。只是现在,人去楼空。物是人非,且事事休已……
一切都已经那么的不真实了……
霍秀秀一步一步的走到儿时经常玩儿的那棵老槐树下面,这老槐树可谓是九门的标志。无论是上三门平三门还是下三门,只要是老九门当中的一家,都必须要在自己家的府邸宅院之中种上一棵老槐树。老槐树四枝招展,取同气连枝之意。所以他们从小爬树的能耐,那可是比猫都厉害……
尤其,是解雨臣。他从小就跟二爷爷学戏,身上就跟没骨头一样,穿着女孩儿的打扮比和秀秀还有清秀上几分。怪不得吴邪小的时候,还说要娶他过门呢~~~
秀秀笑了笑,屈膝坐在老槐树下。自从霍老太太,解雨臣和黑瞎子去了一趟广州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这几天盘口正是最乱的时候,秀秀忙的应接不暇。这到了关键的时刻,他可终于知道什么叫家亡莫论亲了!……这些天她没有一觉睡好,跑完这头跑那头,甚至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一个星期不到本来就瘦弱的人,就又瘦了一大圈儿。昨天晚上好不容易处理好了所有的事物。却收到了一封解雨臣寄来的书信。信里面说他的嗓子不好,不能给她打电话。让秀秀一个人好好的管制家事。他说他的归期不定,让秀秀不要等他……
那信封里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秀秀十万火急的拨了出去,一阵忙音过后。那边的人虽然接听了电话,从话筒里面传来的,却只有浅浅的呼吸声。等秀秀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认了出来!那是她小花哥哥的呼吸声!他还活着!那是不是奶奶也还活着!秀秀拿着话筒的手都有些颤抖!可无论秀秀如何的央求,如何的引诱。那边的人就是不说话。秀秀心里清楚得很,她知道那是解雨臣的电话。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秀秀猛的吸了吸鼻子,就是不让它落下来。她抱着话筒整整听了一个小时。那边的人不说话,她也舍不得挂下,就只能在那听筒里细细的听着的呼吸声……
直到……那边又传来了忙音的声音……
而声音传来的那一瞬间,秀秀恼怒的把桌子上所有的饭菜都扫到了地上!锅碗瓢盆的碎裂声在那一瞬间齐齐的响起,秀秀趴在桌子上崩溃大哭,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席卷了她的全身……
秀秀把头靠在树上闭目养神。她心里很委屈,非常的委屈。解雨臣从来都不是那种不管不顾的人,解家在他心里有多重要,秀秀比谁都清楚。自己从小就被解雨臣保护在身后,所有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他先揽着,然后剩下的一小点儿再落到秀秀的身上。可解雨臣这一走,盘口不到三个星期就大乱彻乱!而霍家和解家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皆损。现在不但霍家没了支撑,甚至北京的所有盘口在短短的一夜之间,就都要由她一个人来承担。这压力与压迫排山倒海的砸在了秀秀的身上,别说她一个姑娘家,就算是一个大男人也是受不了的。
“小花哥哥,你为什么不理我?我是秀丫头……为什么不理我……我是秀丫头啊,你为什么不理我啊……为什么不理我?……小花哥哥……”
秀秀抱着双膝,把头埋在臂弯里。肩膀一颤一颤的,哭的很是梨花带雨。可是,秀秀啊……你的小花哥哥不是不想理你。而是因为,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她在很小的时候,她的小花哥哥就跟她说过一个愿望。他说他的心里有个桃花源,那里有海棠花,那里有老院子。里面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衣穿,有饭吃。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明争暗斗,人们见面之时都是以笑相待……
只是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太奢侈的东西了……
比如说,解雨臣……
比如说……吴邪……
可现在的他,早已是一身狠戾。我想在让他回到当初,已是痴人说梦般空作笑谈罢了……
“什么?”
吴邪看着汪海承,表情十分严肃。
“你说霍秀秀去了长沙的霍家老宅?”
“是,那边的人今天早上来的消息。说霍家的那个小姑娘今天早上就已经到达长沙,但她只去了霍家老宅,其他的地方倒是没有去。”
吴邪品了一口杯中的西湖龙井,茶丝有点儿苦,让他皱了皱眉头: “看来……霍老太太他们那辈做的事情,终究还是要殃及到他们这辈的身上……”
吴邪放下茶盏,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如果霍秀秀去长沙老宅,那只有一个可能。她是回老宅取本家的印鉴,也就是说……老九门又要齐聚了!!!
吴邪攥紧拳头,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这一次的齐聚可谓是非同小可。终极里面的东西马上就要失去活性,如果那里面的东西一旦复活,就是这天下的一大浩劫。看来老九门这次对于汪家,是势在必得了……吴邪紧紧的皱着眉头,步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许多……
汪海承眼睛跟着无邪从左到右,从右到左从左到右,从右再到左,从左再到右。串这十几圈儿下来,大脑都有些看缺氧了。眼看着马上就要两眼一翻,两腿一蹬晕过去了!吴邪却突然发话!把汪海承整得一愣!
“那次失败,你很不甘心吧?”
“当然不甘心”
汪海承咬了咬下嘴唇:“如果当初没有那个齐羽,张家早就被毁了,汪家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所以……你这些年一直在监视老九门各门的动向……”
这不是个疑问句是个陈述句。汪海承眨了下眼睛:“是的,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监视着他们。甚至可以说他们当中只要有人下斗,所有的动向我都清楚。”
“很好”
吴邪笑了笑:“那你就说说,九门里的这些人,这么多年都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汪海承点点头,虽然他不知道吴邪要干什么?但是现在汪家所有翻盘的机会都系在吴邪一个人身上,只要吴邪需要,他会对吴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么多年主要的盘口,也就只有北京的解家和霍家还有长沙的洪家和李家还能成点儿气候。只不过您解决了解雨臣和黑瞎子之后,解家盘口在不到三个星期之内彻底崩盘。霍家和解家唇亡齿寒。这解家没落,霍家也就是靠着那一点血脉在支撑。陈皮阿四一个月前也已经没了。黑背老六的盘口自从长沙没落后,已经将近四十年无人看管,各个盘口自成一系,早就已经是一盘散沙。齐家八爷齐铁嘴并没有亲生儿子,只有一个过继的。可是他这个过继的儿子也在二十年前的一次考古中不知所踪,就是现在被咱们困在这里的齐羽。而张家这些年虽说销声匿迹,但是背地里已经有着很大的人脉关系,不容小觑。剩下的二门和三门,二门是二月红的徒弟洪峰在持着,洪峰已经年近六旬,但就是放不下那颗贪的心。李家是半截李的表孙李毅当家。他们两家瓜分长沙,明里是笑着,其实私下里谁也不服谁。洪家经常抢着李家盘口里的油斗,这两家一向不合。至于吴家……”
汪海承咽口唾沫顿了一下:“自从吴三省手底下的那个伙计(潘子)折在斗里之后,本盘那里就只剩下一个女人在看管了。”
“女人?”
吴邪皱了皱眉,心里顿时了然。
“这一次老九门聚齐,肯定是要直接对汪家下手。多派些人盯紧长沙那两个盘口,不管是进出还是进入,只要有人经过就必须查明白那人是干什么的。至于霍家……上辈子没忍心下去手,只是因为吴老狗欠霍老太太一份儿情……不过现在我什么也不用考虑……”
吴邪转过身看着梁湾带回来的盒子笑了一下:“的确是该送他们当家一份儿大礼了……”
吴邪的眼睛里流露出让人猜不透的神色,看不清,是悲还是喜?……
窗外的寒风带落了几片枯叶,萧索又颓靡。他的心中也许还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奸商,可是他的命,却不再允许他这么做……
曾经的一切,终究是再也回不去了……
————————
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解雨臣和黑瞎子都还活着,不要以为吴邪放过他们了。因为吴邪要他们活着受着份罪,让两个相爱的人相濡以沫。一个看不见自己最爱的人的模样,一个虽然能天天看见自己爱的人却一句话也不能跟他说。吴邪说过,解雨臣如果为了解家要他一个人的性命他双手奉上,但是他伤及了潘子。吴邪的逆鳞已经被触及了,所以……现在所得到的所有的后果,都是他们自己应得的。怨不得任何人,哦对了~吴邪把他们安放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后面会提到的。
对于接下来的剧透,就是吴邪一点一点把老九门里剩下的人像割肉一样一点一点的从骨头上片下来。
剧透一个戏剧:《苏三起解》
至于【苏三起解】,各位可以猜猜吴邪想干什么~~~
提示:站在我的脑洞上想!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