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8】








秀秀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最近这段时间,她的那几个哥哥不分白天黑夜,只要有时间就来他这里闹腾。整整三天,才睡了不到三个小时。秀秀趴在桌上,头有些晕晕的。昨天从长沙赶回来,就已经收到了新月饭店的邀请函。今天的邀请帖应该就能下发到九门各家了,奶奶不在,她现在就是霍家的当家,她的使命让她不能倒下去。无论有多累,都要战至最后一刻。秀秀心里一直有一个执念,他相信他的奶奶会回来。就算她的奶奶回不来,他的小花哥哥和瞎子也不会放着她不管……
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睡便是六七个小时。秀秀是真的累坏了,可是这场大局却容不得她休息片刻……
“小姐!小姐醒醒!小姐!”
秀秀被自己的侍女叫醒,睡眼朦胧的看着她。
“小雯?……怎么了?”
“小姐,邀请帖下来了。送帖子的人马上就到,刚才看小姐太累了,就没敢叫你。”
“哦~”
秀秀揉揉眼睛,强打起精神撑着桌子站起来!
“当家印玺放在我床头的隐盒里,你去帮我拿来。”
“是。”
小丫头转身跑向霍秀秀的房间,秀秀一只胳膊撑在桌子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刚才被叫醒的太突然,自己显然还没从睡意中醒过来……
“小姐!小姐不好了!!!”
秀秀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小雯像一头迫击炮一样从自己的房间里冲了出来!
“怎么了?”
“印……印玺不见了!”
“什么?!”
秀秀脑袋里嗡的一声!桌案被她拍的发出一声闷响,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暴喝:“印玺不见了?!”
“是,那盒子里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
秀秀一路小跑跑回自己的房间,打开床头的隐盒,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外面的风吹进窗户里,卷起了窗帘。那窗帘啪啪作响的拍打着墙壁,却又像是一下一下敲在了她的心上。
“风?屋子里怎么会……我记得窗户是关上的”
“是……是关上的呀,我今天早上刚刚关上的,没有人开过呀”
秀秀疾走两步,一把撩开窗帘。果然,那窗台上放着一个木盒子。只是……这盒子出现的太过诡异,秀秀把脑袋伸出窗户四下看了看。下面的草丛直立,完全没有被压倒的痕迹。那这木盒子,难不成是凭空出现的?!
秀秀咬了咬下唇,把脑袋探回来,伸手关上了窗户,顺便插上了阀门。
“小姐,印鉴不见了。这怎么办啊……”
“这次九门集会,上头肯定是要下手了。没有了印鉴,就相当于退出这次行动。现在霍家元气大伤,印鉴在这个时候消失也好,我想偷它的人应该只是不想让我参加这次集会。毕竟这一趟浑水,可不是谁都淌的起的。”
秀秀低下头,她心里似乎是已经知道是谁了。
【小花哥哥,你为什么就不来见我……】
秀秀以为是解雨臣偷走了印玺,想帮她躲过此劫。可是……
“小姐,那这个木盒子……”
“应该是那个人有什么东西要交给我吧。”
秀秀把那木盒子放在桌案上,打开四面的扣锁……可是里面的东西完全暴露在她眼前时,她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解雨臣送来的东西!!!
小雯看见自家小姐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变的煞白!秀秀全身上下发着抖,但这里完全代替不了她的恐惧,那种天塌下来的恐惧!!!
“啊!!!!!!”
“啪——!”
木盒子被秀秀一巴掌推翻在地上,里面的东西骨碌碌的滚了出来!随之而来的便是小雯的一声尖叫:“老太太!!!”
那盒子里面装的,赫然是霍老太太的人头!眼睛里面浑浊的眼球已经分辨不出眼仁和眼白!只是那双眼睛瞪得死大!似是死不瞑目!
秀秀一心想要回来的奶奶,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
“奶奶!”
秀秀撕心裂肺的哭腔听的人心里直发颤!
小雯抬起双手捂着嘴巴,还没从这惊吓中缓过神来。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闷响!转过头看时,竟是霍秀秀倒在了地上。
“小姐!!!”
“啊~”
解雨臣捂着自己的心口一下跪在了戏台上,刚刚那里传来了一阵抽痛感。莫名其妙的一下,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花儿,怎么了?”
黑瞎子眼睛上扣着一副墨镜,只是这一次他是真的瞎了。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再加上他对着摘星楼内部的结构十分的熟悉,原本在旁边听着解雨臣水袖舞过的声音,却突然听到了他的一声闷哼。双手往前一阵摸索,这才摸到了解雨臣。
“怎么了?”
黑瞎子摸索上他的额头,上面已经渗出了汗珠。似乎是感觉到他的手抓着胸口,黑瞎子抓住他的手:“不舒服?”
黑瞎子难得的正经,他的手摸在解雨臣的脸颊上,感受着对方传来的温度。解雨臣抓住他的手,紧紧地攥了一下。
“花儿……你说句话好不好?”
黑瞎子难得的正经,可解雨臣动作一僵,却是硬生生摇了摇头。黑瞎子感受到他摇头的动作,随后长叹一声……
他的花儿在他的心里永远是最好的,解雨臣的嗓子曾经就是他的命根子。吴邪却硬生生的毁了他的命根子,只是解雨臣却从未怪过吴邪。刚来摘星楼的那几天,解雨臣会抓着黑瞎子的手发呆,一发呆就是一个小时。黑瞎子心里不会嫌弃解雨臣,但是解雨臣却不想毁了这声音原本的美好,是他嫌弃他自己……
他们两个人醒来以后就在摘星楼了,门口有人守着,一日三餐不用愁。但是,这偌大楼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没关系,只要你们互相守着对方,即使天再黑,也能等到黎明……
而黑瞎子自从醒来之后,眼前就是一片的漆黑。而解雨臣虽然陪在他身边,却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知道他的花儿已经心如死灰,想要复燃是绝无可能的了。他就这样陪着解雨臣,天天在这摘星楼上走戏步。他知道,他的花儿沉浸在解语花的角色中,他知道他的花儿怕失去这个身份,所以他不想走出来……那既然如此,他就陪他……
解雨臣舞水袖的时候,黑瞎子就站在旁边,感受着那袖子带起来的风。脑袋里想出他的动作。其实,这样,也很好……
附属一院……
“你一定要这样做吗?就算你想阻止她参加聚会,就算是你想救她出局。你不能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她还是个孩子啊”
梁湾有些不忍的看着病床上还在昏迷当中的秀秀。一旁的吴邪脸上罩着一个白色的口罩,穿着医生的白大褂,面无表情就像是一块石头。
“别说的像你年龄有多大似的。当初在秦岭替我吸引那条烛九阴注意的时候你不是很英勇吗。”
“一码归一码!霍秀秀她只有十九岁,她还只是个孩子!”
“当初,我也是个孩子。还不是照样被他们换了脸换了身份,他们视我命如刍狗。他们的后代有这样的下场也是他们自找的……”
“可是……”
“就算她现在不害我,但这也是迟早的事情。更何况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奶奶的人头可以间接帮他压制他两个哥哥,这霍家是母系氏族。这一辈只有和秀秀一个女孩儿,她接替这个位置是迟早的事情……有些人,必须要等到失去什么之后,才懂得振作……”
“那你呢?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去长沙的机票已经订好,另一张已经给一位故人邮过去了。到时候你只要按照计划,去长白山配合我演一出戏……”
“一定要做到这么绝吗?”
“怎么?汪家族长跟我提绝?”
“我……我只是不想让你去送死。我跟汪海承他们不一样,他们为了汪家早就已经疯了!”
“所以我才要亲自解决那里面的东西。”
“那你呢?人死了就什么都没!”
吴邪皱了皱眉头,这句话他前几天刚刚听过。
“那你告诉我,我还有什么?”
梁湾张了张嘴唇,欲言又止。
是啊,他……还有什么?
梁湾看着吴邪远去的背影仔细的想了又想:好像,什么都没了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