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9】






飞机九点钟落地,吴邪连个行李箱都没有带。就那么走出了机场,毕竟他在这边已经熟门熟路了……
穿过熟悉的街头,眼前是一个荒废的老院子。这个院子里的大牌楼,是以前梨园戏子们唱戏的地方。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这是红卫兵主要批斗的对象。里面的东西在那个时候毁于一旦,只是这牌楼却没有就此坍塌。反而在这里屹立了很多年,如今已经成为了长沙的一项鲜为人知标志……
朱漆大门已经斑驳不堪,门虚掩着。吴邪推开门的时候,便看见那个女人的背影……
“哑姐”
女人身形一颤!随后转过头来看着吴邪,她的眼角很红,很显然是刚哭过。
“小三爷”
听到这个称呼,吴邪第一反应是愣了一下。随后又笑了:“看来你的心里眼里都是他呀,就连叫我称呼的名称都一样。”
哑姐皱着眉头:“小三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吴邪笑了,笑的很灿烂。
“这里虽然已经荒废了很久,但是我事先让这里的人收拾了一下茶具。看来在你到之前这茶就已经泡好了。你也知道我从小长在杭州,这茶一天三顿都离不开……”
吴邪把泡好的茶倒进碗里,推到哑姐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用~”
哑姐看着眼前的吴邪,又看了看碗里的茶:“小三爷费劲千辛万苦把我弄到这里,不会只是想让我品一下这茶的味道吧?”
“哑姐以为呢?”
“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吧。我既然是三爷的手下,毕定要对你唯命是从。”
“哑姐言重了,你这话我可担当不起啊。”
吴邪单只手拄着石桌,眼睛却看向了牌楼:“你们是在这里认识的吧?”
“什么?”
哑姐这表情告诉吴邪她很惊讶!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吴邪以为哑姐只是触景伤情,却没想到这个女版的张起灵,竟然一下红了眼眶……
“当年,是潘子救了我。我才能活到今天……”
哑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小三爷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吴邪:“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只是我现在想知道,你心里有潘子吗?”
“……如果没有,我又何苦在吴三省的手下做了那么多年。”
哑姐从石椅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牌楼……
“那年我才十五岁,就在这牌楼里。我从大西北跟着戏班子来这里演出,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全国闹起了饥荒。当时唱戏这种下九流的职业,也只是混口饭吃而已。”
哑姐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似乎是想把胸中的闷气给压下去:“我本来以为,到这里生活就可以变得好一点儿。可是当时有一个富贵人家,来这牌楼里看戏。不知道为什么就看上了我的戏班子,要我给他们唱戏……”
哑姐拧紧了手指:“我没有多想,穿着戏服就进了包间……我还记得我唱的是第二场,唱完了以后,那个富贵人家的男主人赏了我一杯酒……”
哑姐背对着吴邪,可她的肩膀一直在抖,没有继续往下说……
“我听说,那个戏班的班主贪财好色。见到钱就不要命……”
“他何止是不要命,为了钱,就算让他杀了戏班子所有的人他也不会在乎……我喝了那杯酒之后就晕了过去。我就那样被班主莫名其妙的扔下,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双手双脚被绑在床头和床尾……”
哑姐低下头,双手抱着肩膀。脑海里回忆起了莫大的痛苦……
“我听说,李毅年轻的时候,曾经猥亵过一个戏子……”
“闭嘴!”
哑姐突然回过头来怒视的吴邪,她的眼睛通红。眼白上布满了血丝,甚为可怖……
“是潘子救了你?”
“……到时我我一心求死,那天晚上我跑到牌楼顶上……”
哑姐抬起头来看着上面:“就在那儿,我无意中遇见了他。他问我为什么要自杀?我羞于说出这一切,就一直在那里哭。他就陪在我旁边,一直看着我。直到我不哭为止,后来我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可我没想到他当时就火冒三丈,抓起我的手腕儿就要拉着我去报仇。我吓得直往后躲,他一把把我揽进怀里。他说:‘不用怕,我去帮你杀了那两个混蛋!’……我吓坏了,就一直窝在他怀里哭。后来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依旧在牌楼顶上。身上盖着一件衣服,我疯了一样抱着衣服去找他。我怕他因为我死在那些人手里。”
哑姐的呼吸很不平稳,内心的波折,让她回忆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
“后来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被打的鼻青脸肿。嘴角还留着血,他当时很愧疚的跟我说:‘那个混蛋班主我解决了,关键是那个姓李的他周围人太多了,我近不了他身。不过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帮你报仇。’……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疼的龇牙咧嘴,可他看见我的时候还在冲着我笑,就是那一笑。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我一定要活下去报答他。”
“所以,你最后投到了我三叔的手下?”
“没错,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除了和潘子,我就不喜欢再和其他人说话。所以,才有了哑姐这个称呼……”
吴邪又到了一杯水递给哑姐,哑姐一饮而尽后叹了口气:“后来因为潘子经常跟着三爷下地,而我要处理账房的账目,所以我们两个渐渐就远了。但是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他……”
“你想见到他吗?”
“什么?!”
哑姐猛的转过身来看着吴邪:“小三爷,你是说……他还活着?!”
第一次看见哑姐这么激动,吴邪从心里往外不由得不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这句话了!
“散布他折在斗里的消息,是为了不让他有后顾之忧。这样他也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了。”
“我替他谢过您,只是他现在在哪里?”
“如果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亲手报仇。你想吗?……”
“什么?”
“想,还是不想?”
“当然想!”
“好,四天之后,李毅会在新月饭店参加九门集会。他的习惯,就是包下酒店里最大的包间听戏。他天生好色,所以……”
“所以?”
“他是咱们两个共同的敌人,只要你杀了他。我就告诉你潘子在哪里。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您说!”
“我要你用你的后半辈子,全心全意的对潘子。你做得到吗?……”
“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我怎么会做不到。”
听到这句话,吴邪的心彻底落了地!
“好,我相信你。”
“只是,小三爷,请问李毅那天要听的是什么戏?”
吴邪嘴角微微上扬:“苏三起解”
没想到哑姐的表情突然柔和起来:“老天都在帮我……”
“此话怎讲?”
“小三爷,可否帮我准备一把袖珍的短枪?”
“?”
“我要让李毅到了阴曹地府,也永远记得这一幕……”
 












明天预告:
“ 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示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就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
“哑姐,如果胖子执意要来。那你就跟他说……”
————————
“你不来,他就死”
————————
“从尸道水洞开始,你们不是就已经开始用青铜铃试探我了嘛,否则那只女鬼怎么单单附在了我的身上!”
————————
“放了汪家所有族人,退到二道白河。三天之后我自己会做个了断!”
————————
“你不是说你心里有我吗?”
————————
“张起灵,好好看着。用眼睛看,用心记!到死都要记得这一幕!”
“吴邪!!!”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