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53】








吴三省真心怀疑策划这些的时候吴邪是不是在旁边笑看着一切?!
回想当初吴邪在高一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血液不知为什么突然发生了变化,而吴邪的存在一直是被监视的状态,而监视他的人除了老九门还有它和汪家的人。如果贸然带回来个尸蟞试探,先不用说会被尸蟞咬死,光是这个举动就很有可能引起注意。所以,这才有了那条短信的出现和大金牙的到访。眼看着吴邪一步一步跳进他们挖好的坑里。虽说心里有些不忍,奈何吴邪的身份摆在那儿,谁护着他,那就无非等同于握着一个烫手的山芋。
“三叔!”
吴邪朝着两个人的方向喊了一声,可是两个人既然同时转过头看着吴邪…
吴邪默然,这他妈就尴尬了!!!
但是尴尬归尴尬,这也没耽误吴邪大脑思维的极速运转。似乎曾经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那些事情,在此刻全部都想通了……
“其实那水洞,包括鲁王宫在内,你们应该早就去过了吧。而且不止一次……”
吴三省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吴邪笑,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
“而后的七星鲁王宫,才是这次行动的根本目的所在。后来我在蛇沼鬼城发现了不死之蛇的秘密,尸蹩王和蛇王的存在相辅相成,毁掉尸蟞王,也就是间接的毁掉终极。所以,你们七星鲁王宫一行最大的目的,除了试探我身体是否还是蛇王的宿主之外,就是想尽办法让我吃下那片麒麟竭。不过就是一个这么简单的目的,你竟然牺牲了大奎!”
吴邪有意无意的看了张起灵一眼:“只是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那血尸的头拎回来?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蟞王……”
解连环可算是开了口:“鲁王宫的七口棺材里,装的是张家氏族里的七位元老。主棺里的人,是汪家的第一代先祖。千年前汪家与张家本是战场上的劲敌。直至汪家战败,便许诺张家世代为其家奴,为防汪家存有私心,张家将尸蟞卵子种入汪家人的头颅之中。一旦发现其存有二心,立即以麒麟血唤醒头颅之中的尸蟞,被其噬脑而亡。”
“这么说……张起灵当时躺在那玉床上休息的时候,其实是在把自己身上的血滴进那血尸的脑袋里,好让那血尸脑袋里的尸蟞卵收到破害,好让那蟞王破壳而出。你们借胖子的手杀了蟞王,让他背了黑锅。其实只不过就是找了一个引来尸蟞群的理由,那么多的尸蟞,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火攻,你们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来毁掉鲁王宫。好让汪家人根本就无从查起……而我吃掉了麒麟竭之后,身体里就拥有了麒麟血。你们是想利用我做个储存麒麟血的载体,有朝一日好让我毁了那门后的东西吧。”
“……是”
吴三省双唇轻合,虽然只说出了一个字,却是如刀一般割在吴邪的心上。到今天为止,吴邪所经历的一切,均是在一个巨大的骗局之中。每一步都是被人事先设计好的,每一步都是在按照一个个算计好步伐在往前走!而这一切的一切主要策划者,竟然是那个小时候拿着糖葫芦收买自己的三叔,他最敬最爱的三叔!!!
“在鲁王宫,你们消失以后,就剩下我只身一人。按照那些地图,在半路上看见了一个已经死了的外国人。然后,我就发现了那串数字:02200059。我后来用这串数字打开了春秋战国年代的宝函,当时我没多想,可是我后来才反应过来一件事情……那个时候,中国根本就没有阿拉伯数字。所以那串数字隐藏的,应该是被你们之前就换掉的那片真帛书上的内容。不过我一直想不明白,那帛书上到底是什么……”
“图片,是我为了迷惑裘德考设置的陷阱。春秋战国那个时候的确不可能会有阿拉伯数字。裘德考就是因为忽视了这一点,他才掉进了我的陷阱里。02200059,其实是真帛书上关于终极的一张图。0.22.000.59。0就是灵,是起灵之人。22连起来就是两个巳,巳就是巳蛇。000是三枚鬼玺,5和9是可以完全重合的两个数字。所以这些数字的意思,连起来就是:起灵人(每次被选中进入青铜门血祭的人,原意就是撤除亡者灵位。)加上两条蛇作为媒介,集齐三枚鬼玺,所有条件重合归位,终极开。”
吴邪一脸惊讶的看着吴三省:“原来你是按照电子表的方式把那些图片转换成数字了。我就说怎么可能那么巧,我竟然会在一个死人的裤腰带上找到解开宝函的密码。”
回想当初从七星鲁王宫回来的时候,这叔侄两个人还对着那宝函好一番研究。吴邪看着吴三省:“你还拿气割枪说要把那东西割开。这样既能表现出你的无知,又能间接的引出西沙海底墓的缘由。我不得不说吴家三爷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我吴邪,当真是自愧不如啊 ……”
吴邪虽然说的平淡,但是这其中的语气,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其中的愤恨!
“那这时候的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你让我发现了蛇眉铜鱼,引出了二十多年前你去西沙的旧事。我因为好奇找出了那张老照片。然后你以去西沙为目的又再一次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不久之后我就接到了你失踪的消息。再次把我引了进去……”
吴邪一板一眼的说着,只是那感觉,好像是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好像这些东西,都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张起灵伪装成张秃子,你们又把胖子也请来。西沙海底墓,用来恢复张起灵的记忆。好让我知道二十年前所发生的事情,可谓是把我的好奇心引到了极点!然后以我做饵,引诱汪家人跟着我行动。然后我就掉进了另一个更大的迷局里。后来秦岭一行,你们利用我和老痒之间的关系来达到你们的目的。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们居然连黑瞎子和张海客都出动了。其实你们是想把我引到那青铜树底下,让我与那条烛九阴对视,好从中破解汪家的秘密,你们好从中得利。只不过最后在那条烛九阴要和我对视的时候,梁湾关键时刻推了我一把,我才掉进水里恢复了清醒。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应该就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谋划我进入青铜门的事情了吧。”
“是”
解连环点头:“你的眼睛瞎了,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那个时候已经决定你必须要进去。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引来云顶天宫。你在茶馆儿的时候,陈皮阿四对你说了长白山是龙头所在。以你的个性,你肯定会去一探究竟。其实原本的计划里,你在云顶天宫就应该进去了。只不过他临时改变主意替代了你。本来我们设好了一个走不出去的迷宫,我扮成顺子想引你们去那儿最起码拖延三天的时间,好让张小哥准备好毁掉终极的一切。可是你半路摔下了裂缝,我们下去找你的时候你就不见了。”
吴邪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审视着他面前的这两位三叔,感叹:“看来今天来的够齐全的啊。当初参演的三位主角都到齐了~”吴邪看了看解连环,又看了看吴三省:“你们太小看我知道的东西了,四阿公的眼睛早就已经被割瞎了,而且他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死在云顶天宫里了。所以三叔,你的演技还是有待提高啊~不过解叔,你演的顺子倒是惟妙惟肖。上次在这里,本来是想跟你打招呼的。可是那个时候队伍里有奸细,我就没有声张。如果我当初要是知道郎风是故意造成雪崩引我们进来的话,我可能会考虑在你去杀他的时候把他救下来。可惜他被你打晕了,就那么成了吸引那些蚰蜒的诱饵了~”
这唠家常的语气,倒是说的这两位三叔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两人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子,也终究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吴邪反倒是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笑脸:“其实我早就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了。如果你真的是四阿公,在我说出那句:‘来年清明,可没有人拿着蒸熟的红蟹去红府祭拜二夫人’的时候,真正的四阿公绝对不可能没有一丁点儿的反应。如果真的是四阿公,我估计早就被他掐死了。你和解叔说话的时候我就躲在石头后面听着。不过解叔的演技可比你强多了。是吧,解叔~”
真相被挑开分明是好事儿,可是为什么从吴邪的嘴里说出来感觉就这么的……诡异?
解连环轻咳了一声,把话题转移到别处:“本来进入青铜门的人应该是你。可却是张小哥进了青铜门,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结果。所以我们启用了第二个计划,引诱你去蛇沼鬼城。再利用文锦,让你亲眼所见陨玉可以让人尸化变慢的作用。再利用你的怜悯心,让你去找能帮助恢复文锦退掉尸化的方法。可是那个胖子,他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存在。不得不说他的头脑很灵光,很多计划甚至已经被他看破,他的存在迟早是个祸患……”
“所以在巴乃,你们就趁我回杭州的时候,让张起灵和胖子一起进了湖底的古楼。你们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杀了胖子?!”
“知道多的人,死的也快。不管那胖子倒是命大,肠子都流出来了,竟然还能活下来。”
吴邪皱着眉头:“那潘子呢?他对你忠心耿耿,你为什么连他也不放过?”
“因为他发现了吴三省是两个人,自从他发现这个以后,就像察觉到什么一样。他一门心思的保护你。还有意无意的给你提醒,只不过是想让你远离我。他太过耿直,甚至要用自己的命来换你的命。单凭这一点,就算是他,也不能留下!”
“呵~”
吴邪摇了摇头:“三叔,你错的太多了。潘子虽然知道有两个吴三省,可是他不管你们到底是谁。他只知道效忠三爷肯定是没有错的,他保护我,只是不忍心让我陷入这个局里而已。而你呢,就是因为你太过多疑。所以你差点儿害死了真正忠于你的人。”
无论如何,潘子终究是因他而死。吴邪深吸一口气:“简而言之,保护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语气中的无奈,到时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的。
“……没错,我们控制的,应该是一个没有保护的人。”
吴邪眼睛里很酸涩,虽然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但是自己推出来的,和在别人嘴里得到证实的感觉,那是完全的不一样!
吴邪看着身后的张起灵,他站在一片阴影当中,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影子。吴三省还想说什么,突然耳朵里传来了沙沙的声音!小腿上一紧!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腿上不知何时竟然盘着一条蛇!没有任何的犹豫,吴三省手起刀落,舌头立即滚在了地上。鲜血崩的四处都是,只是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条蛇的血还没有流干,突然身后的人群当中,传来了一声惨叫!回头看时,只见一个张家人倒在地上,他的大腿上盘着一条赤色的野鸡脖子!
“有蛇!!!”
身后的人群立马炸开了锅,人群四处躲闪着。几乎是在几秒之内,地上几乎已经布满了野鸡脖子!根本就没有人看到它们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蛇同时游动,居然连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数量之多,已经没有落脚的地方。蛇群一下子蔓延过来,把张起灵,吴邪和其他的一干人等一下子隔离开来!张起灵试图想冲过去,可是中间这一大片蛇群已经彻底的把他与人群隔离开来!
“你想怎样?”
吴邪看着张起灵:“我想怎么样,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吴邪回过头看了一眼石壁上的山洞:“去你上次掐晕我的地方等我。否则,我可不敢保证这群人会不会留在这里给万奴王陪葬……”
张起灵的手机攥着黑金古刀的刀柄,他很厌恶这种被人要挟的束缚感。可是,对方是吴邪,他狠不下心下那个手!
“放了他们,我跟你走。”
吴邪笑了笑:“很好~一言为定!不过如果你要是食言的话,我敢保证他们绝对走不出这云顶天宫。”
张起灵没有在回答吴邪,转过身曲下身体向上一跳!随便踩住了山壁上的几个着力点,一个翻身便跳进了山洞里。
吴邪随后也跳上了高台,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一片混乱。惨叫声不绝于耳,下面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吴邪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抽出匕首来个破自己的手掌。很快,手掌上的血液便滴滴答答的滴在火把的布条上,吴邪用打火机把那布条一把点燃,冲着峡谷深处用力抛去!不知道火把点着了什么东西?那沟壑里,霎时间火光一片!空气中又弥漫出来了一股香气,那群人在缠斗之中的蛇似乎是闻到了这味道,全部都朝着那一片火光游走过去!这飞蛾扑火的架势看的一干人等瞠目结舌,空气中弥漫着人烧蛇体发出的焦臭味儿,一下子把刚才的香气尽数掩盖。蛇群离去之后,地面上一片狼藉。人体和蛇体的残尸到处都是,尘土混合着血腥的气味,让人闻了作呕!一群人还没从这战斗结束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突然听到山壁上传来了吴邪的声音!
“你们到这儿来,无非就是为了阻止正门后的东西出来,至于这门后是什么东西……你我均已已心知肚明。”
吴三省的脸上全部都是血,一双眼睛怒视着自己的大侄子:“吴邪!现在不是你该任性的时候!这么厉害的东西一旦放出来就完了!”
吴邪听了这话挑了挑眉头:“这门后面的东西是什么,关我屁事儿啊~
看着张海客的眼睛都要喷出火来的愤恼,吴邪心里很是得意!想当年在西藏被张家人撵的到处乱窜,现如今,他都能把张家人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此等成就,怎么可能不让人心中大快!
权益再三,张海客这才下定了决心:“三天之后我们再进云顶天宫,如果那门里的东西没有任何的改变,那你汪家全族的人,可就得去阎王那儿报到了。”
本以为吴邪会用央求的眼神看着他,没想到吴邪不但不恼,反而冲着他笑,而且那笑笑的张海客毛骨悚然!
不愧是笑面佛的孙子!虽说是假冒的,却继承了吴老狗那一笑定天下的技能!
“你笑什么?!”
其实吴邪是笑他想的太过单纯,按照汪家人千百年来养成的警惕性,如果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团灭了,那岂不是太没名了!就算是在睡梦之中,也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被张家人全部治住,自己不过是想让张海客以为他胜券在握,吴邪好有机会趁火打劫。想到前几天和梁湾交待任务的时候还特地提到了这一点,吴邪莞尔:“嘴长在我的脸上,这可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吴邪歪头看着张海客:“奉劝一句,你现在还是赶紧回去……顾好你的张家吧~至于你们族长……”
吴邪往山洞里看了一眼:“就当抵押在我这儿了,三天之后再来拿吧~”
张海客气的额头上青筋都暴起来了!刚想破口大骂,就被从山洞里出来的张起灵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既然族长都已经发话了,那就顺命而行吧……









你们知道吴邪想干什么吗?
诶……马上要开始折磨某人了
对了,等下我把02200059的分析图发上来,这个解释可能有的人听不懂,就是按照电子表上的数字形状分析出来的。
————————
我不知道我意义中的结局,在你们眼中是什么样子的?或许有些人会认为他们在一起了,有些人也会认为他们没有在一起。总之,最后的结局性质还要看你们各自心里对他们的属性。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