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54】










直到一行人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山谷深处,吴邪这才拍了拍张起灵的肩膀示意他下去。张起灵实在是不知道吴邪到底想做什么,但还是跳了下去。吴邪随后也跟着跳下了山洞……
张起灵跟在吴邪的身后,两个人走向九龙抬尸棺的位置。一直走到悬崖边上,这才停住了脚步。吴邪回过头看着张起灵,用手指指了指前方的九龙抬尸棺:“齐羽就在那里……”
张起灵皱着眉头,把目光调试到九龙抬尸棺的上方。吴邪虽然只说来云顶天宫才能换回齐羽,可没说换的是人还是尸体……
可是现在,齐羽的处境实在是不容乐观!齐羽躺在那本应该是放置在万奴王尸体的九龙抬尸棺里紧闭着双眼,对周围潜在的危险丝毫不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那棺材口上一闪一闪的反着光,定睛一看这才看清楚那棺材口上放置着一块儿巨大的冰板,刚好能覆盖住整个棺材。而盘绕在九龙抬尸棺下那九条巨型的蚰蜒,不知何时已经苏醒过来,此刻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冰块儿下面的齐羽。冰块儿还在不断地融化着,看来这冰块完全融化之时,齐羽便会成为这九条蚰蜒的盘中餐了……
张起灵放下夜视仪,眼球有些发胀。
“你想做什么”
“我没想做什么,只是闲来无事觉得无聊。觉得这样玩玩儿挺有意思的。”
吴邪把抢扔到一边:“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救他回去吗。如果你真是铁了心情救他,那就得先过我这一关。”
“……你?”
“没错,就是我。”
吴邪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弯刀:“跟我打一场,如果你赢了。你就可以把他带走……”
吴邪眼峰一转:“但是如果你输了,你就要进这扇门里,再替我守上十年。”
吴邪的眼神里看不出任何的退却,他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跟张起灵决一死战!
看张起灵仍有些我不会向你出手的意思,吴邪看着他笑的一脸玩味:“我说过这是你和我之间的战争。最后站在这地上的只能有一个人,你也用不着犹豫,我也不需要你让着我。毕竟那十年,我在青铜门外没有人把我护在身后……”
吴邪抬起手里的弯刀,刀锋一转,刀刃冲着张起灵就挥了过去!张起灵两脚一蹬,借助石壁的走势,在上面一个回跳!把吴邪整个人扣在青铜门上,吴邪抬腿去扫,张起灵往后一躲。吴邪剑走偏锋,刀刃冲着张起灵就划了过去!
“铮——!”
只听见两刀行动之势发出的火星四溅之声,再看之时,吴邪手中的弯刀早已被黑金古刀挥来的力道震得脱手而出!手腕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虎口剧痛,现在的光线太暗看不清,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已经被震裂了……
豆大的汗珠从头发里滚落到地面上,吴邪大喘着粗气靠在青铜门上。上面的灰尘被震落的四处都是,低头看了一眼黑金古刀和自己胸口的距离,吴邪笑了:“看来你是真的很想救他出去,这刀只要再往前一点点。就可以捅进去了……”
张起灵看着吴邪:“我不会伤你”
是吗~可是真不巧,你已经伤透他了……
“呵~”吴邪嘲讽的笑了笑,看的张起灵眼睛刺痛。不要这么笑,你不应该这么笑的……
吴邪长叹了一口气,那感觉似乎是一个临终的老人看透了世态炎凉一般的无奈。
“小哥,咱们两个已经犯了太多的错误。不能再错下去了……”
张起灵没说话,只是那双看着吴邪的眼睛,好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一般,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了。只是吴邪对他的称呼,倒是让他心里感觉到了久违的惊喜。
“人逃不过命”
吴邪倒是很惊讶他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只是这惊讶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心中万般的苦楚:“命这个东西,你去问他个为什么,不觉得太矫情了吗?……小哥,咱们不能再错了。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谁都错不起了……”
吴邪用余光瞥了一眼黑金古刀所在的位置,声音突然小了下去:“我不能再错下去了,你也不能错了。所以……我要帮你改正这个错误……”
吴邪靠在青铜门上,脑袋后仰,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养神。张起灵默默地看着他,或许他并不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海面上最后的宁静……
刀头突然被吴邪抬起的右手抓住!猛睁开的双眼,透出了一抹刺骨的寒意。未等到张起灵做什么,吴邪单脚站在地上,另一只脚快速抬起狠狠地蹬了一下后背靠着的青铜门!
刀刃贯穿胸口的声音听的让人毛骨悚然!张起灵想抽刀,可是根本就来不及了!吴邪用自己的整个身体,将黑金古刀染成了血色。刀柄紧贴着吴邪的胸口,吴邪借助着这股惯性带给他的力量,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张起灵!而刀柄的另一侧,张起灵的手尽管已经攥得发白,却也仍未有任何的松懈。吴邪的下巴颏在张起灵的肩上,就算是事先已经服用了止痛剂。但是心里带来的痛处,却是任何药物都抵挡不了的。
吴邪疼,他很疼!排山倒海的痛苦,似乎都一瞬间的爆发了出来!吴邪紧咬着下唇的一丝鲜红,脸如纸色一般,额头上滚下的汗珠子更是像滚瓜一样落在了张起灵的衣服上……
吴邪的嘴唇贴纸张起灵的耳边,本应温热的呼吸,却都因为这一刀而变得冰凉!
“你不是说过,会站在我这边吗……”
明显感觉到抱着的身体一颤!张起灵突然挣开吴邪的双臂,抓住已经贯穿吴邪身体的黑金古刀的刀身一个错力!吴邪的身体猛的一抖,就听见黑金古刀的刀身发出铮的一声!
“哐当!”
吴邪失去了支撑点的瞬间,双膝一软跪在地上!黑金古刀的刀柄和刀身已经身首异处躺尸在了一边,吴邪看着那断裂的黑金古刀有些惊讶!在惊讶张起灵居然能有这么大力气的同时,也为这把刀砍到惋惜。历代张家族长的标志信物,就这么被毁了……
脑袋处于天马行空之中,还没等吴邪转换到正确思绪,突然脸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死死的捏住后一把扭了过去!
“唔!!!”
吴邪瞪大着双眼看着张起灵近在咫尺的脸……
胸口的血还在不断地往外溢出,张起灵的嘴唇凉的像冰一样,与其说是他在吻吴邪,倒不如说是疯狂的啃咬!只不过速度相对于慢了些……
张起灵终于尝到了吴邪的味道,可是他问问没有想过竟然是在这种条件下。吴邪的身体在颤抖,眼睛紧闭着,睫毛像是两把小刷子一样微微的颤抖着,可是根本就没有要睁开的意思。真不知他身上的颤抖,到底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因为他在抗拒张起灵?……
张起灵咬着吴邪的嘴唇,欲望让他想要把眼前的人拆卸入腹。他从未想过从小受到严格控制情绪训练的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这么的把持不住!或者说,是吴邪让他冲破了这层禁欲。吴邪撞上黑金古刀的那一瞬间,张起灵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现实当中。可是那些血是温热的,他能感觉到吴邪的呼吸,也能感觉到他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他知道吴邪很疼,可是他也不好受!他不懂得心痛的感觉,只知道那里憋的难受。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这么多年的漂泊流浪,在情这方面,他无疑输的彻彻底底!他只知道用自己有些笨拙的唇来堵住吴邪口中还不断涌出的鲜血,那血腥的气味刺激着他的神经,那血液中甚至透着苦涩的味道。他用几近疯狂的撕咬,只是想告诉吴邪,他也很疼……
可是吴邪,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张起灵搬开吴邪的肩膀,吴邪的脸上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愤怒。只是那毫无血色的脸,却着实看着让人心里很是不舒服……
吴邪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张起灵竟然在吻他!张起灵……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他吗?……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张起灵没有回答,不过也没有否定的意思。
吴邪艰难的勾了一下嘴角:“我失算了……”
“?”
吴邪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咳了两声,只是手拿下来的时候,上面已经全是鲜血。
这一刀,毕竟还是伤的太深……
吴邪布满血丝的双眼映衬出张起灵的影子:“你又犯错了,不过这个错,继续错下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吴邪冲着张起灵笑的一派天真,这一次,吴邪主动把自己的唇贴到了张起灵的唇角上。张起灵回应着他的动作,毕竟两个人在这方面实在是经验太浅,他们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向对方表达自己的情感,只能用这种笨拙的方式来宣泄……
动作的速度很慢,却都争先恐后的想在对方的唇角上印上自己的吻痕。唇舌都已经吻得接近麻痹的状态,但两个人却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
眼睛里似乎有水滑落,顺着脸颊滴落在地面上……吴邪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张起灵,那眼神里尽是不舍与无奈。只是这一次,他会遵循着自己的初衷……
吴邪调转自己的舌根,接助这一吻,把那东西用自己的唇舌塞进了张起灵的口中……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