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55】











那东西味道极苦,入口即化!张起灵,还没有来得及感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那块东西就已经在他嘴里融化,淌进了他的食道里。与此同时,周身各处传来的麻痹感瞬间席卷了全身!吴邪一把推开张起灵,任由着他摔在地上。
吴邪捂着自己胸处的伤口颤悠的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张起灵:“没想到吧,高高在上的张大族长,也有一天中了我的圈套……”
张起灵的唇角渗出了鲜红的颜色,胸口像是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住一般喘不上气:“吴……邪……”
吴邪居高临下的看着张起灵的眼睛:“是麒麟竭。”
【张家人身体里之所以淌着麒麟血,那是因为张家人的先祖每天的生活都离不开麒麟竭。而张家内部又是亲系联姻,再加上这麒麟血的功效,便导致了张家人有失魂症这种病。说到底,这麒麟血,是在这麒麟竭之中提取出来的精华,但是如果这麒麟血一旦遇到了它的本源麒麟竭,这麒麟血就会立即失去功效!一年之内,根本别想恢复麒麟血的功效。不过好处就是,失魂症不会复返的发作。】
吴邪咳了两下,抬手抹去嘴角残存的血液:“我不会再贪恋你带给我的任何温存。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会下意识把它理解为是你要利用我的筹码。”
张起灵匍匐在地上,麒麟血失去功效,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席卷了他的全身。他不知道吴邪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只知道有一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果不其然,吴邪从自己的兜帽里取出了一个黑袋子,里面包裹的东西发出幽绿色的光。
“鬼鐏,鬼钮,鬼冢。这三枚玉玺,有两枚应该已经被你放在青铜门里了。所以,这最后一枚……由我去放……”
张起灵用自己仅存的力气摇着头,吴邪不能进去,绝对不能!他与其余的起灵人不同,他一旦躺到那血槽上,青铜树里所有的血液都会疯狂的吸食他的血液,那种酷刑,绝对不是吴邪能承受的了的。
“里面的东西会要了你的命。”
“可里面有我的闷油瓶!!!”
吴邪撕心裂肺的吼出这句话,胸膛剧烈的起伏,也完全不足以表达他的那份执拗。
“你说过你是站在我这边的,你也说过如果有人伤害我和胖子,你会不惜任何代价杀了伤害我们的人。可是在石洞里,你为什么不救胖子……为什么……他是你兄弟,他是你过了命的兄弟!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不救!”
吴邪咬着牙,这切齿痛恨他想忘都难:“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下定决心报仇。既然你能为了你的使命牺牲胖子……那我就当着你的面,毁了你最在乎的东西。那天在火堆旁边,你说你心里有我。不过你有的只不过是曾经的那个天真无邪,而不是我。到现在为止,你们遭受的一切,都是你们应得的。是你们逼我,是你逼我!是你张起灵把我逼到了今天这种地步。是你用了十年,让我变成了一个到最后连死都不配的人!!!”
吴邪蹲下去一把把张起灵的脸抬了起来,迫使他看向自己的模样。
“你害我失去了我本该拥有的一切,所以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毁了你们想得到的任何东西。至于齐羽,让他被蚰蜒分尸的这种死法,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吗~对于他这种人,我有特殊的待遇。为了能好好处理他的事情,我在一个荒山野岭上建了一个小木屋。占地面积不足十平方米,不过这座木屋有一个地方十分的神奇。地板离地十五公分,天花板是用一种特殊材料制成的。地板下面十五公分放置的是烧的通红的木炭。地板上有五个铁环用来控制人的四肢和头部。外面的人会不断的往下面加火来控制温度。一旦达到了固定的温度,天花板上就会融化出一个大洞。那洞里会往外涌出王水。那是腐蚀性很高的东西,连黄金都可以被它腐蚀的连渣都不剩。那些王水一滴一滴的滴在他的四肢上,渐渐地腐蚀他的四肢。然后是躯体,我不会让他失去听觉,视觉和嗅觉。但我提前毁掉了他的声带,他不会让你发出任何的声音来控诉,否则的话,那就太吵了。他只听到自己皮肤腐蚀的声音,会看到皮肤腐蚀的惨状。我会让他引以为傲的嗅觉闻着自己皮肤被腐蚀后发出的焦臭味儿。直到最后那些王水才会腐蚀他的头颅。等他被化成一滩水后,那些王水会持续滴到地面上,地板被融化出一个大洞,木炭的火苗会吞噬这间小木屋。火灭之后,就连骨头渣子也不会被任何人找到。我会把他的骨灰撒进野狗的食盆里,我要让他到死都不得安宁!!!”
“哐——!”
张起灵的头被吴邪狠狠的撞在石头上,鲜血迸出的一瞬,模糊了他的视线……
吴邪站起身来靠在青铜门上,眼睛里面早已布满了血丝。所有的情绪在这一瞬间爆发到了极点,他把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委怨都发泄到了张起灵的身上!爱之深,恨之切……
或许是曾经的吴邪太爱他了,他忍受不了张起灵对他的背叛。有些真相他已经知道的太多,他不想再继续探究下去,他怕到了最后。他们两个人,真的要形同陌路了……
情绪稍微平缓了一些,吴邪这才说出了话。
“我心里有过一个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会用他自己的身体挡在我面前。在我被猞猁伤到的时候,他会不顾一切的过来救我。他说我们是他的朋友,谁要是敢伤了我们,他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会杀了的伤害我们的人……可是到了最后,我才知道原来伤我们的人就是他……”
吴邪的声音有些颤抖:“你说你心里有我,你说你会站在我这边,你说你怕害死我。你说我是你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张起灵,在你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是在心里嘲笑我蠢,还是在为你自己精湛的演技感到自豪?!”
张起灵的手死死的扳着上面还有自己血迹的石头,这是他的手指已经抓的血肉模糊……
“那十年,我就是靠着这几句话活下来的。我就是靠着这几句话,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有些人的约定是不能放鸽子的……可我没想到,到最后彻底击垮我的竟然就是这几句话。”
吴邪的语气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檐下初逢我遇错你,西王母国我等错你。青铜十年我守错你,上辈子葬身长白……张起灵,我爱错你了……”
爱?爱是什么?你对张起灵说爱,他懂吗?……
吴邪蹲下身看着连支撑自己的身体都困难的张起灵说道:“其实……上辈子你从青铜门里出来之后我就想问你……是不是如果我没了天真,你心里就不再有吴邪了?”
张起灵浑身一抖,他想说不是!可喉咙里却只能发出咽噎的声音。这种有话说不出,有苦不能言的痛苦,总有一天能让他体验到。这曾经强如神佛般的男人,很难想象他无能为力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应该,就是现在这样吧……
吴邪见此长叹一口气:“算了,我知道了。”
吴邪拿起他放在一旁的鬼玺站起来,微微地回过头看向身后的青铜门……
“时间到了”
话音刚落,突然从远处的峡谷之中传来了一声号角的声音。张起灵用自己的胳膊摩擦着地面,试图朝着吴邪的方向挪去。只是他现在费这力气也是徒劳无功的……吴邪决定的事情,任谁都不能再给他做出任何的改变。
地面上像是发生了地震一样剧烈的颤抖起来,一股凉风吹到了后背上。吴邪侧过头,在他的身后……青铜大门已经赫然打开……
吴邪回过头看着眼前的人,生死两难之间,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毕竟是相识了多年的故人。道个别,总是没错的……
只是知道别的方式……
吴邪手里紧紧攥着鬼玺,他回过头就可以看见青铜门中无限的黑暗。可是他心里没有一丝恐惧……
吴邪用手指抹掉张起灵嘴角的鲜血,冲着他笑了笑:“你老而不死,生而不灭。可是我跟你不一样,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你也不能陪我一起变老,可是小哥……”
“咚——!”
双膝跪在地上的一瞬间,张起灵瞪大了眼睛!
吴邪就那样跪在他面前,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血色……
“我以天真吴邪的身份求你……我求求你!不管十年之后,我是失忆也好,死了也好。再见到,就当不认识我。从我旁边悄悄的走过去,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了……张爷,算我求你。”
张起灵的手紧我成拳,在地面上摩擦着想要靠近吴邪。只有这么近,就那么近!可这距离,到像是隔了千山万水一般遥不可及……
“三天之后,自然会有人来找你。十年之后,如果你的失魂症没有犯,你要记得,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去找闷油瓶了,他还在里面等我。”
吴邪站起身子来,手里捧着鬼玺一步一步的倒退……倒退……
“吴邪……回……别进……别……”
“再见”
今日一别,往后就不要再见了吧……
闭合的青铜门慢慢的遮住了吴邪丝毫没有表情的脸……地面又是一阵晃动,周围的一切归于黑暗与沉寂……
张起灵啊,其实吴邪的世界里很黑,黑到只有你这一束光。他的心里也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你这一个人……
你心胸广阔,容得下任何事物。你容得下张家,容得下的九门,也容得下你的使命……可为什么?你却唯独容不下吴邪?……
只是因为他没了天真吗,如果你心里真的有他。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不应该离开他……
可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意义这两个字,本身就没有意义……
他目送你进入青铜门整整三次,他曾经在在门外守候了你十年。
这一次,到你了……
可是十年之后,你真的还会记得他吗?……
毕竟这十年,还很长啊……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