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59】






“吴邪……吴邪。”  
张起灵用非常轻的力度拍着吴邪的肩膀,他似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眼睛里温柔的像是一摊水……
是无论他怎么样叫他的名字,吴邪就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张起灵皱起眉头,把自己还没有愈合的伤口悬在吴邪的嘴唇上方。任由着自己的血液的滴进他的口中……
吴邪的脸色白的吓人,即使是喝了血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张起灵有些烦躁,抽出匕首照着自己另一个手掌又是一刀!嘴唇覆在伤口上吸嗜着这些血,他用自己的嘴唇把这些血液全部都输送到吴邪的口中……
“吴邪”  
再一次呼唤着他的名字,希望他能睁开眼睛看看自己。本来以为这一次又会像上一次一样和无结果,这是吴邪的眼睛突然颤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
“吴邪?”
吴邪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上方,好想根本就没有听到张起灵跟他说话一样。
“吴邪……”
张起灵拍了拍他的脸:“是我……”
或许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听到声音,吴邪的听力极限下降,现在能听到旁边有人,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谁”
张起灵坐在玉台上,把吴邪的上半身抬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吴邪的大脑还处于一片混沌之中,他只知道有人在挪动他的身体。但他不知道是谁……
“小哥”
“是我,我来接你”
张起灵的声音很轻很细,他的嘴唇贴在吴邪的耳边,用尽全身的力气只是想让他知道身边的人是谁。吴邪的视线仍然一动不动的看着上方,张起灵这才发现了一个问题,吴邪的眼睛没有聚焦。他……看不见!
张起灵抓起吴邪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想让他触碰自己的轮廓。可是吴邪的时候实在是太凉了,而且已经凉的僵硬,他似乎触摸不到什么。张起灵手起刀落,斩掉那两条蛇的蛇头。把蛇头从吴邪手指上拿下来的时候,指甲缝里还在往外渗着血。看来这循环系统,一直在吸食着吴邪身体里的血液……看来终极,已经毁了……
正想着,突然吴邪的手放在了他的脸上。冰凉的触感,连带着张起灵的心也跟著凉了起来。
吴邪在张起灵的脸上摸了好久,最后才小心翼翼的问:“小……哥?”
他十年没成说话,十年后第一次开口说话,能说出一个字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是我”  
张起灵抓紧吴邪的手,想把自己身上的温度过渡到吴邪的身上。可吴邪身上就是凉,从里往外透出来的凉。甚至凉的都有些奇怪了……
看着吴邪的眼睛一直看着上方,张起灵问他:“怎么了?”
吴邪说:“光……”
吴邪想看见光。这整整十年来,虽然说他的意识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大部分时间他都是清醒的,这周围除了无尽的黑暗就是停滞的时间。
除了这两样东西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带你出去”
“别……”
吴邪抓着张起灵的衣服,想阻止他的行为。
但是张起灵并没有理他的执拗:“马上就好”
张起灵一只手臂穿过吴邪的脖颈,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膝窝一把把吴邪给抱了起来!只是这一抱之下张起灵大惊!吴邪太轻了!轻的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
“再忍忍……”
张起灵按照伏羲八卦的顺序疾步走出了这镜子幻境。大门就在前面,吴邪却突然抓起来张起灵的衣服,应该是想让他停下。
张起灵只好抱着吴邪就地坐在地上。
“咳咳咳——”
不知道为什么,吴邪突然剧烈的咳嗽了。张起灵帮他平复着胸口,突然感觉到手上摸到了什么粘稠的东西。凑到鼻尖一闻,一股血腥味儿极其的浓重!出血的地方是在胸口,是十年前他捅的那一刀。
“他不见我……他嫌弃我……”
吴邪的眼睛依然没有聚焦,但是他的眼睛好像是想努力的看着张起灵。张起灵听到他这么说反正问他:“闷油瓶?”
吴邪点了点头:“他不来见我……”
“吴邪”
张起灵胸口很憋闷,有一种情绪想要破土而出!但是就憋在胸口那里,怎样也释放不出来。吴邪对于闷油瓶的执念,可谓是深到无法自拔!张起灵记得他上辈子死在他怀里时,还不断的在说:“我心里装的,从来都只是那个让我带他回家的闷油瓶。”
张起灵无奈的摇了摇头,像是哄一个幼儿园的孩子一样哄着吴邪:“我就是闷油瓶”
没想到话音刚落,吴邪就在他怀里拼劲全力的挣扎了起来!虽然他的力气非常的小,几乎微乎其微。但是张起灵知道,他的这个回答让吴邪十分的不满!
“别动。”
听到这两个字,吴邪下意识的停止了动作。
隔了好长的时间,吴邪才继续问他:“我手上都是血,他怪我……他不见我。”
张起灵紧紧地收着手臂,抱紧怀里的人。
“吴邪,别再麻痹自己了。出去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如果你恨我,你可以亲手杀了我……”
吴邪转了一下脑袋,虽然眼睛看着张起灵的脸,但是他的瞳孔里深邃的吓人。
“恨你?……你配吗?”
张起灵没有说话,而是选择抱紧了吴邪。
没想到吴邪突然笑了起来,冰凉的手重新抚上了张起灵的脸……
“我不怪你……我不怪你了……”
张起灵抓住吴邪冰凉的指尖,但只是停留了一瞬间,下一秒吴邪就把手抽了出来:“但是,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吴邪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少。眼皮像是支撑不住一样想往一起和,但是吴邪顶着最后一口气不让它合上。胸口的血还在往外涌出,离开玉台的那一瞬间,身上的伤口便已经开始崩裂。吴邪强忍着莫大的痛苦,一直坚持到现在,身上疼的开始抽搐,嘴角溢出的鲜血更是像不要钱一样往外涌着……
张起灵第一次感觉到手足无措是什么样的感觉,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吴邪的怀里慢慢的变凉……
又是一阵痉挛!一嘴的鲜血全部淌在了张起灵的手上……
“吴邪!”
吴邪瞪大着双眼,一把抓住了张起灵的手。
“别让我,在那边看见你……我不想到死,还要留一口力气……继续恨你”
张起灵极力压制着心里的排山倒海一般的翻腾!一把抱起吴邪来就往外面跑,只是吴邪好像已经受不了这样的颠簸了……
大量的鲜血顺着嘴角不断的往外涌着,就算是这样,吴邪的嘴唇还在一开一合的好像想说什么,张起灵低头看着他的时候,却发现他好像是在笑。认命把耳朵贴在他的嘴唇上,却突然听见吴邪说:“别走了……我老了,走不……动……”
怀里的人,身体不知为何一下子松懈下来。张起灵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看着怀里的人半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脸……
“吴邪”
“…………”
“吴邪?”
“…………”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张起灵抱着吴邪的身体坐在悬崖上看着远方的山坳露出了微弱的光线……太阳,马上就要升起来了……
只是抱着吴邪的张起灵,或许还不知道,这太阳升起来之后,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身后的人,没有一个敢踏进一步。刚才他抱着吴邪从山谷里出来,眼睛里面像一滩死水一样没有任何的波澜。胖子和胖子冲上去想看吴邪,却被张起灵一句:“别碰他”给硬生生的逼退了回去!
解雨臣走到张起灵身后蹲在他旁边看着在他怀里“睡着”的吴邪……
突然听见张起灵问他:“没有我,他会死吗?”
解雨臣回过头看了一眼一脸焦急的胖子摇了摇头,随后用自己沙哑的嗓子说:“没有谁,他都一样会死。只是我们没有一个人,配和他一起死……”
正说着,突然一阵光线照了过来!解雨臣看着张起灵怀里的吴邪,突然瞪大了双眼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阳光暖暖的照在吴邪身上,可是吴邪的身上开始慢慢的变红!张起灵急忙转过身体用自己的后背帮吴邪挡着太阳,可是太阳上升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吴邪的身体像是被火苗吞噬的纸张一样,仅仅在几秒之内,肉身便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再看之时,张起灵的怀中,只剩下一具枯骨!那上面,穿着吴邪的衣服……
张起灵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吴邪消失在他眼前,看着他的肉身化为了一堆齑粉……
太阳已经爬上了山头,温暖的阳光顷刻之间,便普照着大地……
“吴邪,天亮了……”
可是吴邪,再也看不到了……
那青铜门内的青铜树,在这十年之间耗尽了吴邪的血肉,他一旦离开玉床见到光线,必定命不久矣……他说他想见到阳光,只不过就是为了让张起灵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消失在他面前。他在告诉张起灵……
“是你,害死了我!”

其实在很早以前,对于那些真相。吴邪明知道是错,也要去坚持。因为他不甘心……
对于张起灵,吴邪明知道是爱,也要去放弃。
因为他知道这种感情没有结果……
如果不知是谎言,或许他能活得轻松一些。
如果不知是爱,或许他的心能少疼一次……
真相,到底是什么?
对于吴邪而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与其被欺骗之后,清醒的知道真相而痛苦不堪。
倒不如糊涂的一直被骗下去……
反正,他已经习惯了……
因为这人呐……性本为恶!
口好味,耳好利,眼好色。贪欲之念,生俱有之……在这红尘万世走过一遭,历尽万物,却也总难知足。而这浮世人心似鬼,试问能有几人能以真心相待?而又有几人,能放下这俗世的万物?生死一念,是为情?还是那些忘不掉的旧事?……
纵使勘破了生死,却也终究看不破红尘。
即便看破,待到弥留之时,回首相望……
千山万水之间,早已人事全非……
人生百年,莫过于此……

人道黄泉河畔,红药遍野。
有一石桥凌驾其上,桥头一老人持汤而立,候着过往的不归之人……
那河水拍打着岸边的磐石,幽暗的河水……望不到边,也望不到底……红药从中,一孤魂在彼岸之间踟蹰不前,徘徊往复良久,却终究还是踏上了那无归的桥头……
“孩子,尘缘已了。把这汤喝了,该忘的,就把它忘了吧……”
孤魂看着老人递过来的碗,似乎有些犹豫。
“喝吧……喝了,就全忘了……”
“忘?”
孤魂自己喃喃细语却笑了:“太迟了……”
孤魂接过茶碗,却不喝。双眼空洞着,似乎是在想什么……不知为何,他忽然转过头去,看向自己来时的道路……
只是那里,已经不知何时竟开变了灼艳的无叶花。孤魂回过头来,低头看着碗中的水。水中的那双眸子,似是被蒙上了一层薄雾般模糊不清。老人摇了摇头,有些不忍:“孩子,你尘世已了。所有的一切都与你再无瓜葛,那情为何物?~不过就是一碗水罢了,你也喝了吧……”
孤魂抬起头看着老人,微微的勾了一下唇角,随后端起茶碗,仰头饮尽了碗中的汤水。双眼微阖,一滴珠泪自眼角滑落……
“孩子,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吧……”
老人望着孤魂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又重新将那碗中注满了水……
都说人生有八苦,放不下最苦。
那“情”字,究竟为何物?
其实,我只知……它即难忘,也难放……
可那孟婆一碗汤入腹……
这情啊,就此断了……
————————————
彼岸花开开彼岸,
忘川河畔亦忘川。
奈何桥空空奈何,
三生石上写三生。
若有幸从头再见,唯愿与你陌路擦肩,再不相识……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