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60】








你可还记得他最初的模样?
就是那个在西湖旁边不谙世事的小老板……
你记得那个时候的他,单纯的犹如一张白纸。
你记得那个时候的你,淡漠的就像一块石头。
这么鲜明的对比,或许你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单单对你产生了兴趣。
他跟在你身后,叫你小哥。虽然他只是一个拖油瓶,但你的心中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嫌弃他,反冲在前面替他挡着所有的危险。
每当那个时候,他都会在你的身后抓着你的衣服。危险解除之后,他会笑着对你说:“谢谢”
你虽然没有怎么搭理他,但是却在心里悄悄地说:“没事”
后来你无意中得知他在背地里偷偷的叫你:“闷油瓶”你并没有在意,心里反倒觉得拖油瓶还闷油瓶倒是挺相符的。你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保护他已经成为了你的一种习惯。你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你保护的人慢慢的不再需要你保护……后来事情败露,所有的一切在那一瞬间被真相两个字划得支离破碎!你明知道他心里有你,你明知道他杀红了眼,到最后也不忍心伤你。就算是重新来过,就算是你失去了记忆!你也明知道你心里不希望伤害眼前的人。可是为什么,你不遵循你心中所想?反而还要重蹈覆辙?……
难道只是为了那可笑的使命吗?难道吴邪,还不如你的使命吗?……
即便那些生死与共,都是事先打好的算盘。即便你对他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引他入局而设下的诱饵。可你是否想过?他对你说的,都是真心话啊……
张起灵,你……爱过他吗?……
或许你不懂这个字的意义,也或许你们心中的感情从未被这个字衡量。但是你知道吴邪心里有你,你就足够了……
可你?可曾真心对他笑果?
你的心,可曾有一次真心为他疼过?
就算有,那到底是因为你心里有他?……还是因为你有愧于他?!
你可曾想过?如果你对他多笑笑,如果你能放下你的使命,如果你能安安心心的当无邪的闷油瓶……
也总好过现在,你眼睁睁的看着烈火将躺在木床上的尸骨一点一点的吞噬!!!火光冲天,只你一人独坐于火坟之前,将这十年日日夜夜所抄的诗经一页一页的葬入火中……
你低下头,看着手中自己所抄录的诗经发呆。
你看着那火苗,把你手中的纸张烧焦……
你听人家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这十年,麒麟竭让你没有忘了他,甚至把你对他的感情用这诗三百表达出来……
只是现在……吴邪已逝,又何来相思?……
来送吴邪的人有很多,都是熟人。他们没有把他葬在墓地,而是把吴邪葬在了一个风景秀丽的深山里……
抬着棺椁的六个人撑起木杠抗在肩上,为首的人大喊了一声:“起灵喽!”
棺椁离开了地面,由张起灵带头,一行人慢慢的往深山里走去……
王盟站在潘子旁边,他的眼角湿湿的。侧过头不去看,似乎是有些不忍心。深吸了几大口气,王盟这才把自己的心情给平复下来。
“潘爷,这是老板让我给您的盒子。这上面录取的是您的指纹。”
“我的信?”
潘子有些奇怪。
王盟点了点头:“这是十年前,老板把我送回老家之前让我交给你的东西。他当时嘱咐我说……”
王盟又吸了一大口气:“他说……让我看到他尸体的时候,才能把这个盒子交给你。”
潘子结果盒子,手指放在盒盖上,只听嘎啦一声!盒盖便弹了开来。里面装着一个信封,信封对折着,或许是因为时间的原因有些泛黄。
潘子抽出里面的两张纸展开,上面还能看到已经变干的褐色血迹。潘子皱皱眉头,看着信上面的内容……
只是这越看下去,他的手抖得就越厉害……
胖子站在旁边看着潘子的手越抖越厉害,有些好奇吴邪到底给他写了什么。突然潘子两只手垂在身侧,那两张纸也飘落到了地上……
胖子捡起来看着上面的内容,有些字已经被血浸染,看不清楚。但是这大致的内容,他还是能看清楚的……
【潘子亲启:
我杀人的时候跟吴三省很像吧?
如果你还愿意承认,我还是那个懦弱的小三爷。不过现在是我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如果早知道这轮回的苦,我可能不会选择重新再来一次。但是如果能换回你的命,我倒是甘愿处在我现在的结局……
你本就不应该是这个局里的人,却因为我入了局……我害苦了你,也毁了你本该是平静的后半辈子……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胖子应该已经告诉了你所有的一切。我被人利用了一辈子,被人禁锢了一辈子。我葬身长白,本以为可以就此解脱。但是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这是我的命,我永远都逃脱不出的轮回……我在所有人的面前装的懦弱,装的一派天真无邪。可是潘子,你知不知道我每次照镜子的时候,那双眼睛都让我恶心。到了最后,我已经没有什么侥幸心理。我知道我就算重新来一次也逃不掉。但是你不一样,你不应该过着这种刀口添血的生活,更不该有那样的结局。在瓜子庙前我再看见你的时候,你像往常一样叫我小三爷……就是在那一瞬间,我就已经决定这辈子拼死也要替你唱完红高粱。我不理你,甚至连看都没看你一眼,我以为那样你就不用全心全意的护着我。可你为什么还要拼尽全力去保护一个跟你完全没有多少交集的人?
我不值得你保护我,我不配拥有任何人的真心对待,凡是真心待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在鲁王宫你为了救我,想自己去引开尸蟞,我看你站在尸蟞群里我怕了,我是真的怕了!我怕你再在我身后唱出红高粱,我怕你再因我枉死。如果当年我要是知道你会死在那石洞里,我宁愿我自己身首异处也绝对不会让你踏进张家古楼一步。我在蛇沼问你,你说你拼上你的命也会护我周全,你说谁要是敢伤我一根汗毛,你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只是你越这么说,我就越害怕。一个人不能得到的太多,如果一旦失去,会比死都难受……但是潘子,你要记住,无论我以后变成什么样子,不要替我报仇。我的恩怨不想把你再牵扯进来。从蛇沼鬼城回来,我就知道我大限将至,命不久矣……或许当年死在古楼的人本就应该是我。可我的结局,却让你替我担了下来。我常常都在想,是不是如果没有我,你也不会死?……
所以我要改变这一切,我逆天而行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但是代价就是,我要承担改变命运的后果。这一次我不再需要任何人,无邪已经长大了,他不再是那个一遇到危险就躲在你们身后的小三爷……
吴三省曾经对我说人心似鬼,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忠诚,所以……我不会再让忠诚的人因我而死。你一定要活着,好好的活着。就算你不能长久的活下去,你也一定要活完你应该享有的一生。无论十年后的我变成什么样,你都要接受。其实很多东西,一开始你会觉得无法接受,但一旦你接受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而已。
我上辈子失去了太多,手上沾了太多人的血。背负了太多人的命,包括你在内。那个时候我原以为,做完这一切之后,还能剩下一些什么,直到你死在张家古楼,直到胖子去了巴乃。我才知道,我竟然什么都没有剩下来。没有人需要我,也没有人在乎我的存在。但是你不一样,有很多人都需要你。哑姐对你情深意重,你万不能负了她。以后也别再下斗了,找个地方成家立业,平平淡淡的过完一辈子。你跟我不一样,你有一个平常人的自由。不像我,曾经以为重新来过,就可以改变我的命运……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是我也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推了所有的可能性,算了所有人的结局。可是无论我怎么推,怎么算……几百种方法到了最后我的结局除了一个死,再没有其他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从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决定要把自己逼上一个破釜沉舟的界地,反正早晚要死,那我就选择死的有些价值。至少能换回你们的命,至少能换你后半辈子的安宁。我心甘情愿!无论我以后是死是活……事已至此,我不悔不恨……
只是你要答应我:你手里的刀不能捅向自己,如果你敢死,就是逃避责任!无论如何活着,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活着。代替我活过百年,代替我活到长命百岁。百年之后变成一个老人,躺在葡萄架前的摇椅上唱完那曲红高粱。就算我闭上眼睛,也可以笑着离开了……
——————吴邪绝笔】

那天,吴邪在满是烟尘的房间里写下这封信之后。浑身湿透,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的后路。而是因为他已经没有后路了,他送了几百种方法,推算了几百种方案……可是到了最后,他可以自己的结局,除去那只纸上的一个死字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东西……
胖子的手抖得很厉害,信纸的两边都已经被他汗湿的掌心攥出了褶皱。他从未想过吴邪竟然承受了这么多,他也从未想过吴邪竟然已经被逼到了这种地步……心里虽然难受,但更多的却是气愤!!!
“吴邪,你他娘的连这种事都不告诉我!你到底把不把胖爷我当兄弟!!!”
“噗通——!”
身旁传来一声闷响!硬是把胖子从谴责吴邪的思想中解放出来,胖子看了一眼本来站在他旁边的潘子……
“大潘,你……”
潘子跪在地上,头压的很低。从胖子的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两只手垂在身侧紧紧的握着,骨节的位置已经白的发青!潘子这十年心心念念的想等着吴邪出来亲自跟他道谢,他肯定万万没想到,他会等来一具枯骨。他心里恨,他恨自己为什么没能保护好他!他在心里骂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还要让吴邪来换回他的命!
“小三爷!!!”
运送灵柩的队伍已经渐行渐远,眼见着马上就要走入山口,却愣是被这一声嘶吼给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就连张起灵也停住了脚步……
那几近撕心裂肺的吼叫几乎震彻了整个山岗!山谷地四壁都回荡着这三个字,还未等到这声音断绝,便被后面的已经听不出来调儿的歌声所代替!
“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有我潘子给你保驾护航,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哇!往前走!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莫回呀头!从此以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哇!抛洒着红绣球,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红红的高粱酒!!!……高粱酒……”
潘子的声音已经听不出来他的情绪,不过那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情绪。这个铮铮铁骨的汉子,竟然会有一天,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那一天,这沙哑的歌声响彻了整个山谷!这歌声在四壁之间徘徊不止,久久不能停息……
不为别的,他只是想送他的小三爷,最后一程……
只是吴邪,还听得到吗?
我想,他应该听得到吧……
吴邪,你不用再怕被人骗了。也不用再怕谁在背后害你了……你有个这么忠诚的兄弟,你还怕什么呀?大胆的往前走吧!只是这一次,就别再回头了……
运送灵柩的队伍慢慢消失在了山口,只有那听不出调的歌声还在山谷之间徘徊不止……
灵柩已经放入坑中,张起灵却把抬棺材的人全部都赶了出去。等到木门被关上后,张起灵站在棺材旁边,伸出手指。几声轻响过后!封棺材的木条被他轻易的抽了出来,轻轻地推动棺材盖,视线之内的只有吴邪的骨灰盒和他进入青铜门时所穿的一身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一边。张起灵的手伸到棺材里摸了摸骨灰盒,手腕儿一用力,那盒子就被他轻而易举的拿了出来……
张起灵提起自己的黑金古刀,把那代表张家族长信物的黑金古刀放进了棺材里吴邪的衣服上……吴邪曾经开玩笑的对他说:“早晚有一天我变成黑金古刀,让你把我背在后背上。你走哪儿我跟哪儿!”
张起灵看着棺椁里的黑金古刀,慢慢的合上了棺材盖……轻轻地把骨灰盒抱在怀里,像是抱着什么珍宝一样。张起灵又抚了一下棺材,随后几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墓室的深处……
胖子再也没见他从墓室里出来,但是两个月后他突然接到了从西藏的一封来信。
原来小哥在西藏,看来是又进了深山了……
胖子看着手里的铁三角曾经在长白山的合照,摇了摇头……
也是,吴邪一走,他原本就冰冷的那颗心也早就陪着吴邪一同逝去……
这个世界早就已经与他格格不入。唯一的联系,也就此断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