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番外(1)






清晨的山林,柔柔的阳光洒在山林间,郁郁葱葱的叶子便有了深深浅浅的绿色,像是打翻了颜料桶一样。淡淡的薄雾缠绕在山腰,尚未散去,远远看去,像是舞女舞动是飘扬的轻纱。穿着苗族服装的采茶姑娘早已背起竹筐入山,白色的俏丽身影在山腰中若隐若现,只听见她们温婉的歌声回荡在山谷里,为寂静的山林增添了生机。
现在正是一年之中采茶的最好时机,清明后早晨的茶叶既新鲜又嫩绿。不过一定要趁早去,不然人多了新鲜的就没了。
张亦灵也是这样想的,于是立马就抓住旁边正在采花的吴忧的手就往山上走。
“喂喂!闷油瓶!你干嘛!我还要摘几朵花带回去呢!”
“再不去新鲜的茶叶就要别人摘走了。”
“没事没事。我不是看这几天黑瞎子哥哥又惹小花哥哥生气了吗,我摘几朵花回去帮黑瞎子哥哥哄哄小花哥哥嘛。”
其实吴忧一直是想喊小花“叔叔”的,但小花死活不干“让你叫哥哥已经便宜你了,还想叫叔叔?!没门!”
“……”张亦灵无语。
相处十几年,吴忧早就习惯了张亦灵沉默的性格,直接说“唉唉其实我觉得小花哥哥做饭好吃得多,他不开心只有黑瞎子哥哥做饭了。”
想起那一大盘青椒肉丝炒饭,吴忧就直冒冷汗。噩梦啊噩梦。
“我给你做饭。”
“啊!那太好了!我就知道闷油瓶你不会这么狠心的!走走咱们快去摘茶叶!”
张亦灵看着吴忧开心的样子,渐渐与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
这样纯洁的笑容,他有多久都没有看到了?
“闷油瓶”这个称号,他有多久都没有听到了?
眼前突然又浮现出了吴邪一点一点化成粉的时候。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独留我一个人。
这是他永远的心结,挥不去的梦魇。
张亦灵眼神变暗,手不由的狠狠握紧。
吴邪他已经失去了,现在他只剩吴忧了,如果有任何人想要伤害他,
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任何人,都不例外!
当两人回到住的地方时,已经快要接近午饭时间了。
解雨臣和黑瞎子不在屋里,留了一张纸条让他们自己准备午饭,反正两人都不是小孩了,更何况张亦灵……还是第三次重生的人。
“闷油瓶,你说咱俩做什么好吃的?”吴忧边说边揭开米缸。
好吧,几乎要见底了。
“随便。”
“什么叫随便!你答应了要给我做饭的!快去做饭!我饿了。”
吴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张亦灵看着吴忧,又看了看外面解雨臣包的养在外面的鸡猪,点了点头。
对于一个前几世外号为“倒斗一哥”的人,张亦灵轻轻松松的就抓了只公鸡。恩,不错,干脆炖个鸡汤,煮几个鸡蛋,吴忧前几天又瘦了,是该给他补补。
把鸡放在菜板,袖子卷起,上面一大处奇形怪状的疤痕,仔细看是像被什么东西缠绕后留下的痕迹。
这是他上一世自尽留下来的。
为什么……现在还会有?
就在他出神的这一刻,我们不堪死亡敢于拼搏的小鸡童鞋很勇敢地跳起来,想要逃跑。
很好,在咱们“倒斗一哥”的手底下还想要逃跑的动物,你还是第一个,勇气可嘉,鼓掌鼓掌。
不得不说人在最后一刻都是有无限的爆发力的,现在看来,动物也是
小鸡童鞋竟然成功的逃离了张亦灵的魔爪,跑到了客厅。
所以吴忧看到了很罕见的一幕:活泼可爱的小鸡童鞋跑到了客厅,后面是拿着菜刀一脸黑线的张亦灵。
噗为什么我想到了屠夫。
吴忧哭笑不得,走过去拿过菜刀“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真是个地面生活九级残废。”
听到最后一句张亦灵有些恍恍惚惚,以前,那个人,好像也这样叫过他……
张亦灵陷入了沉思状态,以至于吴忧都把热腾腾的鸡汤端出来了这才反应过来。
“来来来闷油瓶,尝尝我的手艺。”吴忧把鸡汤放在桌子上,又拿出一双筷子放在张亦灵手上。他平时可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做饭什么几乎没有碰过。
“诺,鸡汤,我还放了些中药,很补身子。”
――――――――――――――――――――――
“小哥,别紧张,是我~”
“小鸡炖蘑菇,里面放了人参。大补~”
“味道怎么样?~”
“很好。”
(选自《迷局》)
――――――――――――――――――――――
熟悉的对话再次响起,张亦灵呆呆地看着因热气上升而脸看起来有些模糊的吴忧。
是那样的不真实。
仿佛他只要一放手,或是一不留神,就会消失一样。
“别发呆,你快尝尝呀。”吴忧前段时间一直在向邻居家的姑娘请教,就是为了给这闷油瓶子补补,今天可算是有了机会。
张亦灵沉默片刻,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好像和多年前的味道很相似,但还是有不同的。很鲜很香,没有一点鸡汤的油腻,还有淡浓适中的中药味。
终究,不是同一个人啊。
微微的苦涩停留在口腔之中,张亦灵舀起一勺给吴忧,他也喝了一小口。
“怎么样?好吃吗?”
“……好吃……”
吴忧早上是被张亦灵叫醒的。
他也最讨厌被张亦灵叫醒,如果是别人他还可以想办法说个回笼觉,偏偏这个闷油瓶子软硬不吃,只要他在就别想再睡一会儿。
“起来,去晨跑。”
这是解雨臣定的,每天早上必须起来跑一小时步,锻炼身体又是万一以后有意外的话好逃命。
当然,也是仅限于没有前世记忆的吴忧,不知道为何,众人都有前几世的记忆,偏偏吴忧却没有。就连张亦灵,也在17岁那年恢复了身为张起灵时的记忆。
但其实没有那些记忆,未免不是好事。
张亦灵压根就不用跑,就凭他上辈子的功夫,啧啧。不过看着吴忧一个人跑的累死累活,他实在不忍,也就跟着一起跑。
但千万别忘了他上一世是张起灵。
这句话什么意思?就是指他那变态的体力和速度。
“呼呼~闷~闷油瓶,你~你慢点!”张亦灵都跑了五圈,吴忧才跑了两圈半,已经气喘吁吁了,对比着张亦灵的云淡风轻,吴忧是在有些……渣。
张亦灵立马乖乖的停下来,等着吴忧过来。
吴忧靠着张亦灵,半开玩笑道“你看你跑的那么快,要是以后我跟不上你,你把我甩掉了怎么办呀?”
张亦灵一愣,接着是难得的一本正经“不会的,我会一直等着你的。如果你实在跟不上了,我就回来找你。”
那一刻,阳光正好从张亦灵的背后照过来。从吴忧这个角度看,在配上他那句话,整个人都感觉像是完全变了一样。
仿佛从天而降一样。
明亮而又温暖,光明而又闪耀,嘴角一抹浅浅的笑意,照进了吴忧的生命,从此,永远分不开了。
直到后来的吴邪回想起时,真心的觉得,张起灵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
他自叹不如。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