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番外3


这段时间一直在培训
都忙着忘了更文了
这个番外应该就这两天完结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吴忧应该是一个多小时前落下去的。一个多小时,那个机关也应该重新启动了吧。
但谁能保证打开那个机关后有没有危险呢?万一并不是开启那个隧道而是其他的呢?如果,如果下去之后找不到吴忧呢?
如果他还是张起灵时,一定会这样想的。
张家人不会做这样的冒险。
但,他已经是张亦灵了。
张亦灵回到吴忧落下去的地方,伸手一按,胖子见了,也跟着按了一下。
身体传来有些失重的感觉,张亦灵明白,这是他在下降。他成功打开那个机关了。
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下。
吴忧,等我。
“啊!!!”
吴忧莫名就感觉后背被狠狠地撞了,然后好像有一个庞然大物猛地压在自己身上。
“谁啊!”吴忧大叫起来,待他仔细一看,靠!这特么不是那个害自己摔下来的那个死胖子吗!“你这个死胖子快给老子滚下来!”
胖子有些晕乎乎的,但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猛地就反应过来了。“天真!”
重逢的喜悦,心痛的悲愤,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
“我靠你这个死天真!你他娘还真的忍心啊!当年就这么抛弃我和小哥自己拍拍屁股嗝屁了!傻不拉几的!现在好啊!妈的失忆了!你看你家那个……”
“我靠你他娘的有病啊!谁失忆啊!谁死了!我家谁啊!我们认识啊!还有,你才天真!你全家都天真!”吴忧一肚子火也爆发了。妈蛋他认识这个死胖子吗?怎么一副这么熟悉的口气啊!长这么大,看来是吃的都没有进大脑,全都变成脂肪了!
还有,天真,是谁?
为什么这个名字,那么熟悉?
胖子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巴子,该死,情绪太激动,说漏嘴了。
“额,那个,我貌似……认错人了……”
是啊,你真的认错人了。
“那个,我是王胖子,你叫我胖爷就好。”
“谁要叫你爷啊!你叫什么名字关我屁事,你……”
吴忧还没有说完,就猛地被王胖子一拉一推。
他刚想骂人,当看见眼前的东西时,脸色发青。
在离他们不到十米的距离,一只血尸,正缓缓的向他们走来。
“那,那个东西是啥啊?”吴忧的脸一下子白了,直觉告诉他,这一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血尸。”胖子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先不说这里为什么会有血尸,他一个人,还有现在属于“拖油瓶”战斗力的吴忧,全身而退貌似有点困难。
这个名词吴忧是没有听说过的,但感觉就是那种很恐怖的东西。
“听着,待会儿我数三二一,你就往反方向跑,一直跑,千万别回头。我先挡它一会儿。”胖子边说边轻柔的拿出绑在腿上的匕首。
“算了吧,就你,能挡多久。”吴忧白了胖子一眼。
但其实胖子都知道,不管是吴邪还是吴忧,都不会让他去冒险的,更何况抛弃了。
血尸突然跳起,以一个对于人类来说十分怪异的姿势在空中扭了个圈,然后就落在了离胖子不到3米远的地方。胖子使劲拿起匕首就向血尸头砍去,没砍中,那血尸猛地就伸手王胖子身上抓,吴忧反应过来,把胖子往后拉,拉开了与血尸的距离。
血尸不甘心,又向他们奔来。
胖子怒了“靠!你他丫的有完没完!”接着就往血尸脸上挥了一掌。拉着他跑的吴忧却没有看到。
“你他娘的少贫嘴了!快跑吧!”吴忧已经懒得骂这只脑子全是浆糊的猪了。
两人七拐八绕得路过一个像迷宫的地方,暗自庆幸终于甩掉了那只血尸。
殊不知,
张亦灵在他们离开的地方,默默捡起胖子掉落的匕首,阻挡住了那只血尸。
血尸显然没有把瘦瘦的张亦灵放在眼里,直接一扑,打算把他扑倒在地然后撕碎他。
但事实证明,他是在太天真了。
没有人看清张亦灵是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下在血尸扑过来的一瞬间转过身然后用一把小匕首刺透了血尸坚硬的皮。
张亦灵看也没看倒在地上的血尸,直接向前走。突然感觉背后一股杀气,不好!他大意了!
其实张亦灵刚才那一击足够杀死这个血尸,只不过,胖子的匕首不知什么原因,十分钝了,还没有菜刀好用。
虽然张亦灵马上就躲过了,但手臂还是被划了一道口。
———————————
“呼呼,我说你这个死胖子,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啊?”眼看那个东西没有追上来了,吴忧立马扶着旁边的墙歇息。
“一言难尽啊,反正你只要知道那个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行了。”胖子也累得够揣。
“我当然知道那不是好东西,还要你说!”吴忧是真心看这个家伙不顺眼,要不是他,他怎么可能从上面摔下来和闷油瓶分开?
遭了!闷油瓶!
吴忧马上回头走,胖子立马叫住他“喂!你去哪!”
吴忧头也不回“我去找闷油瓶!说不定他会遇见那个东西!“
切,胖子还以为多大点事呢,那可是张起灵啊,别说区区一个血尸了,十个
血尸都不是他的对手。
刚想叫住吴忧,胖子却立马就愣住了。
他看见张亦灵从远方走来,手臂上还在不停的流血。
“闷油瓶!”吴忧最先反应过来。“怎么弄的!语气隐隐含有担心与责备。
(换个简单的比方就是一个妈妈看到自己儿子淘气受伤时的心情)
“没事,小伤。”
“小伤?”吴忧冷笑,“都这样还小伤?”说完,只听“撕拉”一声把自己把自己半只袖子撕下来,细心的给张亦灵包扎。
胖子则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个伤口。
“走吧。”张亦灵站起身。
三人又走了一会儿,张亦灵在一个转弯角不露痕迹的向后瞟了一眼。
既然想要跟踪,那就不要把自己给暴露出来呀。
———————————
“窝操!”就在张亦灵思考跟踪者是谁时,被胖子的惊讶声给打断了。
原来这四周都是壁画,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还有不少的图。
可这样也不至于让老油条王胖子这样惊呼吧?张亦灵疑惑的看着他,胖子向他挤挤眼睛,意思是让他继续看。
张亦灵仔细一看,原来上面都是用甲骨文写得。
用甲骨文的朝代,在中国只有商、周两朝了。
那么说来,前面的机关都是那个时代的工匠制作的了?
在那个落后的年代还能建造出这样一个用数学题的规律来决定机关顺序的墓,确实是了不起。
“那个,你们谁会翻译这个东东啊?反正我看不懂。”胖子首先“举起白旗”。
张亦灵也不行,他对这行没有什么研究。
吴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算了,我试试吧。”
“传说当周穆王二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已经是名扬一方的将军了,几乎战无不胜,功无不克。”
旁边是周穆王一身戎装,意气风发的骑在马上。
“他并不是长子,所以二十几岁就被自己的兄长发配到边疆,没想到却成为了站无不胜的英雄。”
“中间的实在是看不懂了。”吴忧无力的垂下了头,有些自责的说。
“没事,你能认出这么多已经很了不起了。”张亦灵摸摸吴忧的头,像是哄小孩一样。
吴忧受到鼓舞“后面的我有一点能看懂,我试试吧。”
“当他三十多岁时,他当上了周朝的王。他立了一个名为周婉的女子为后。”
旁边画得是一个美丽的女子,长发如墨,她笑起来如她的名字一样,十分的温婉,让人好感倍增。吴忧猜测她应该就是周婉。
“就这些?没啦?”胖子有些惊讶的说,那堵墙那么大,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点?
“其余的我都看不懂。”
“......”
“唉等等,这三个字我好像认识。”
“那三个?快念出来。”
“西...王...母?”
场面突然沉默,张亦灵和胖子惊讶的原因不言而喻,吴忧则是因为疑惑为什么西王母会出现在里。
“额,那个其实这个西王母也不一定是神话里那个西王母,说不定只是别人给她谣传的呢?”吴忧干笑想安慰他们,伸脚想要走时,却不小心踩空了。
“妈的还有完没完!”这是吴忧摔下去的最后想法。
“吴忧!”张亦灵立马跟着跳下去了。
———————————
这貌似是今天第三次自由落体运动了吧?
吴忧简直想骂娘,谁设计的?拖出去打死了,算小花哥哥的。
而当他彻底看清躺在自己身边的是谁时,脸色立刻变得煞白,压根不敢这么嚣张了。
一模一样的容颜,只不过脸更苍白了几分,嘴唇红艳的像是用血涂抹的,她的表情平和安详,如果不是躺在棺材里,真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但这一切都不是吴忧害怕的原因。而是因为,刚才吴忧才看到过她的壁画。
周朝的王后,周婉。









前面是周穆王的平生简介,历史不好的我就懒得说了,跳过跳过。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