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16)


马上就要一月份了,杭州的天气开始慢慢地转凉。
西湖畔的小古董店里,一阵嬉笑怒骂声竟显得有些突兀。
“齐黑瞎!我他娘的你大爷!!!”
“咻——!”
“哐!”
黑瞎子紧紧的靠在墙上,耳边雪白的墙壁上插着一把精致的蝴蝶刀。解雨臣正一脸潮红的怒视着他。吴邪则是在一旁的书案上整理着资料,偶尔抬起头来看看这对打情骂俏的“粉墨登场”。长叹一口气,接着低下头接着整理那些文件。张起灵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着,双手抱臂抬头望着天花板。
自从一早上醒来他就是这个姿势,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
这边静如处子,那边动若疯兔。
后来两人吵的吴邪脑仁直疼,吴邪只得下意识的伸出手按了按太阳穴。
张起灵这才动了一动他高贵的坐姿。随手抄起吴邪放在书案上的裁纸刀,连看都没有看一刀甩了过去。黑瞎子两腿一分,那把裁纸刀就钉在他两腿中间,离要害部位只有那么。。。一丢丢。。。
“再吵,就死。”
张大组长默默的抛出一句话来。
仍是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解雨臣看着黑瞎子呆若木鸡地定在哪儿,不经意哑然失笑。
这场面看着和谐,其实是为了调解气氛。
张起灵虽然是终于认出了吴邪。
但吴邪也不愿意多理他,彼此之间总是冷若冰霜。即使张起灵再怎么照顾他,吴邪也没有办法轻易的放下心结。
胖子的堂口那儿不久前有人闹事儿,为了不招惹条子,胖子还是决定亲自回去看看。
临走之前,他把张起灵拖到一边,很是严肃的跟他说:“小天真这么多年为了你落下一身的毛病。你要是敢对他不仁,就算我打不过你,我也肯定拎着刀第一个过来砍死你!”
张起灵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承诺吧!
最近几天天气变得很凉,吴邪的肺气肿又发作了。
还记得第一次发病是在晚上,
那天吴邪的脸色很不好,但吴邪没说什么,张起灵也不好过问。
结果呢?
结果就是。。。
张起灵刚回到房间里躺下,就听见吴邪的房间里传来一声茶杯碎裂的声音。
吓得他几乎是从床上弹了出去,吴邪的门在睡觉的时候是锁着的。外面当然没有钥匙,不过那个时候也顾不得这些,张起灵飞起一脚把门踹开。
吴邪已经在床上疼的蜷成了一团,连续不断的咳嗽让他的脸涨得通红。水杯打翻在地,药片儿撒了一地。吴邪的手还搭在床边,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捡起药片儿来急忙擦拭了两下,就往吴邪的嘴里塞,药片儿好不容易塞进去了,可没有水也不行。张起灵给他喂了好几次他都吐了出来,他现在已经疼的痉挛。,连动一下手指的困难,更不用说主动吃药了。那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几次无果之后,张起灵没有耐性的举起杯子猛灌了一口水,抱着吴邪的身体,俯下身去紧紧的贴住了他的唇!
吴邪想挣开他,后来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救自己。再不吃药,他就得被活活的憋死。不再犹豫也不再挣扎,任凭那一丝清凉的水流注入到自己的口腔里。
胸口的抽痛渐渐的消失,吴邪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张起灵想帮他拍两下后背顺顺气。
谁知刚一碰到吴邪,手就被他拍了回来。
“谢谢,去睡吧~”
冷冰冰的五个字就这样的从吴邪的口中说出。
张起灵的动作僵了僵,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一句话,转身关上了房门。。。
不过张起灵的确是被吓着了,从那以后每天晚上都站在吴邪的门口,万一里面出了事他也好进去。
结果有一次吴邪晚上出来上厕所,一开门看见张起灵两只眼睛瞪得像个灯一样站在门口。
吓得他倒退了好几步,差点磕床角上。张起灵胳膊一伸就把他捞了回来。弄的吴邪完脸通红,赶紧把他推到门外,然后锁住了门。
结果就忘了要去上厕所的事情,又不好意思再出去,只的硬生生的憋了一个晚上。。。
但是自从那一晚过后,吴邪有意无意的都会在晚上打开门找各种借口出去,他只是为了想看他一眼。他只需要一眼,哪怕是一眼也好啊。。。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