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迷局》接十年,高虐。(27)

终极,归程。

他的身体很轻,很轻。。。
张起灵抱着他,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的重量。。。
吴邪在他的怀里,紧紧地闭着双眼,睡得香甜。。。
张起灵笑了笑,低下头去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啄。
人面鸟的叫声已经远去,随之代替的是阴沉的号角声。
青铜大门在他面前应声而开。
里面很黑很黑,黑到让人窒息。
可张起灵却没有一丝的恐惧感,因为吴邪的身边。其实吴邪没有说话,但他仍能给张起灵一种安心的感觉。。。
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张起灵竟然是不想离开吴邪了。。。
“吴邪。。。别再害怕了。。。”
张起灵没有任何的犹豫,抱着吴邪,一步一步的。。。走进了青铜门!。。。
里面青色烟雾在两个人的身边缭绕。张起灵对此却没有任何的顾及。反正他已经在里面呆了十年,这里面的一切早就习惯了。
“吴邪,我现在就带你进去。。。别害怕,有我陪着你呢。。。”
静悄悄。。。
静悄悄。。。
静悄悄。。。
——————
“你为什么一定要进去就不能不去吗?!”
“不行,我是张家最后一任起灵。这是我的使命。。。”
——————
“使命~”
想到这里张起灵自嘲的笑了笑。
如果他知道使命,
会让他失去最重要的人,
如果早让他知道使命,
会让他失去吴邪。。。
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什么意义都没有了。。。
吴邪睡着了,就在他的怀里。
静静的睡着了。。。
“吴邪,你是不是很恨我?。。。把你扔下十年。。。”
张起灵停住脚步,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人。继而往前走去。。。
“我回来了,我回来陪你了。。。别再怕了,你可以休息了。。。”
张起灵停留在了幽冥河前。
“一会儿会很冷,抓紧我。。。”
张起灵像是做梦一般跟怀里的人说着话。即使吴邪从头到尾也没有睁开过眼睛。。。
“抓紧我。。。”
语罢,张起灵一脚踏入了冰冷的河水中。透骨的寒意,刺激着他身上每一个细胞。但他却丝毫都不觉得冷,因为心的温度已经远远的冷过了这幽冥河水。。。
渐渐的河水蔓延到他的膝盖。但吴邪还没有沾到一滴水,也许是张起灵舍不得。
迟疑了片刻,他还是走了下去。。。
【吴邪,我知道你对我是什么心思。。。我只是不敢奢望这些。现在跟你说是不是有点太迟了?。。。】
张起灵低头看了看吴邪。
【你问了我那么多次,到底把你当成什么人?。。。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只爱你一个。。。】
河水已经渐渐的淹没了吴邪的肩膀。张起灵站在河水中,又把胳膊紧了紧。
“这次,我带你回家。。。”
身体一沉,河水渐渐没顶。。。
那些河水争先恐后的涌入他的五官,可他并不在乎这些。他只知道抱紧他的吴邪。。。
【吴邪。。。我不会再和你分开了。。。】
张起灵在失去意识前的一刹那,按下了手中的控制器。
爆炸声已与他们无关, 张起灵用力抱紧吴邪。。。
两人渐渐的沉到河底。。。
青铜石棺已在河底悄无声息的打开。吞噬了两人的身体,伴着那冰凉的幽冥河水。恢复了寂静。。。
——————————
青铜门外,长白山因受到爆炸所引起的震动!产生了巨大的雪崩!
“吴邪!!!!!”
解雨臣有些嘶哑的吼声,几乎是响彻了整个长白山!
手里的鬼玺滑落到地上,解雨臣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那雪崩,好像是掩埋了他的心。。。
“我已经抢回第三方鬼玺。。。你为什么不等我?。。。你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你为什么不等我?!!!!”
解雨臣的身体向后倒去,黑瞎子赶紧从后面抱住了他。
“为什么。。。”
解雨臣还在不停的嘀咕着。。。
“花儿,这不是你的错。。。”
黑瞎子抬起头看着雪崩的方向,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川字。
【吴邪,哑巴。。。你们两个何苦啊。。。】
——————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离别,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