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37】








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一时间真是感慨颇多!给他换脸的那个女人刚刚走,吴邪打开衣橱,拿出了一套衣服。这还是那个帮他戴面具的姑娘给他的,吴邪脱掉了T恤,换上了那套衣服,非常合身。
这群人,真是用心良苦啊……
吴邪去赴约的期间,去了一趟花鸟鱼市。买了几个小可爱装在笼子里,外面用红布蒙上。一张老脸上美的满脸褶子!
——————————
湘江咖啡馆……
和潘子碰头,潘子看到吴邪的那一刹那一下愣住了。他浑身发抖,看着吴邪几乎说不出话来。
吴邪的眼睛没有任何犹豫的目光,潘子进来看见他,全身上下一直都在发抖!
“三爷?”
吴邪点了点头:“是我”
嗓子十分的沙哑,但是那语气完全听得出来是吴三省!
意外的看见潘子的眼睛有些变红了,也许是太过激动。潘子的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吴邪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受苦了”
“不!三爷,我终于等到您了!”
“不用等了,直接走吧。”
潘子点了点头,回过身把门开开让吴三省先行。自己跟在他的身后, 没走几步,前面的路边忽然有人分别从几辆车上下来,全部朝两个人走了过来。
“三爷,是王八邱。”
潘子转过头只见吴三省那眼睛微微的眯成了一条缝!这是吴三省极度生气时的表情,潘子自知该怎么做眼自动往后退了一下。
王八邱带着四个人,看着吴邪笑: “三爷,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报一声,兄弟们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
吴邪没有说话,而是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王八邱一眼。慢慢的走到他跟前,看着那张陪笑的脸,抬起脚冲着胸口就是一下!
王八邱被他踹的飞出去三米远!吴邪完全没有搭理他,慢慢的走过他身边。潘子用看着丧家犬一样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里充满了鄙视!
与解雨臣和霍秀秀会和之后,一行人来到了口中的老地方。茶楼外面的人很多,一看见吴邪从车上下来,一个个脸色都变得铁青!
“三爷来了!”
“真的是三爷!”
无数人叫了起来。
霍秀秀挎着吴邪的胳膊,解雨臣走在前面,潘子走在后面。所到之处,所有的人都自动让出来一条道,如入无人之境!
茶馆的二搂是一条走廊,两边都是包间,竹子做的隔墙,刷了很多遍漆,呈现出一种油竹的颜色,枯黄泛白。帷帐靠近了能闻到一股香烟的味道,也不知多少年没有换过了,陈年的烟味已清洗不掉了。
潘子走在前头,引他们到了走廊尽头的包间,撩起帷帐,一行人便走了进去。包间内空间很大,只有一张红木桌子,方方正正地摆在屋子中间,两边摆着六把放着盘龙丝绸靠垫的椅子,后面就是窗户。
潘子这一次精神气色非常的好!无邪就是把握了他这样的心理,只要让潘子相信吴三省亲临,那就什么都不是问题!正想着,就听见潘子喊了一嗓子:“各位爷,三爷请,交东西了。”
茶馆外的人群马上乱了,无数的声音骚动起来。声音一落,边上所有的包厢里都响起了拉动椅子的声音,一片混乱。片刻之后,就看到帷帐一撩起,各路牛鬼蛇神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进来,很快这包间里就站满了人。
账本一个一个的交上来,一个一个的过目。联接著三爷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少,底下的人都禁不住一阵恶寒!账本全部都是用暗语写的,如果是十年前的吴邪,他可能只会认得一两个。但是不巧的是,这是十年后的吴小佛爷……
为了这场戏,吴邪可谓是做足了功课。从穿回来看见吴三省的第一眼开始,他就一直在观察各种各样的细节。语气,神态,甚至发怒的神情,黑瞎子都教过他怎么留意这些东西。他现在如果想要模仿他的三叔,简直就是信手拈来的事情!
查完了所有的账,吴邪拿起茶来喝了一口。 然后拿起其中的一个账本来,头也不抬的甩了出去!
“啪——!”
一声响!那鱼贩子老六的头上像下了一场纸雨!看得出三爷是真的发怒了,连把这些账本儿穿在一起的皮绳都给甩掉了!吴邪在心里暗暗一笑,这有些让他想起来当年他甩铁头三的场面。
“嗓子动了一个手术,是不是有些人认为我已经一只脚踏进坟里了~”吴邪单手放在桌子上,四根指头不停的敲打着桌面,那声音非常的有节奏有韵律!但是拿一声一声却像是敲在了人的心脏上一样!听的人心里发抖!
“是不是以为我早登极乐,所以有的人从了陈皮阿四了”
下面鸦雀无声……
“你们可知道,这陈皮阿四现在在哪里?”
下面的人东看看西看看,有人低声道:“最近消停了很多。”
吴邪冷笑一声:“你们知道他为什么消停吗?”
这下没人再说话了。
“四阿公先我一步早登极乐,我知道你们私下里有人跟他交情不错,可惜的是,你们见不到他了……”
有几个人的脸上顿时就变得毫无血色。吴邪心中冷笑,陈皮阿四的结局,恐怕全世界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各人做事有各人的方法,三爷的方法就是一劳永逸,再无后患,要做就做狠的,你们是知道的。”解雨臣突然说到:“当时三爷知道自己要动手术,就猜到四阿公会趁机来消遗我们。这手术凶险,为防万一,三爷将计就计,早就准备好了应对,不对你们说.是因为你们管不住自己的嘴巴。现在,我们少了几个兄弟是伤心,但是值得。接下来,四阿公的那些盘口,我想兄弟们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干了。”
下面一阵骚动,那个地中海道:“三爷,您是说,咱们可以到四阿公的盘口上去……”
“这不合规矩啊,三爷,我们想是想,但是弄不好人家不肯啊。”另一个坐着的道。
吴邪的眼睛眯了眯:“总有人不肯,但四阿公不会回来了,我不接手,总有人接手,让你们做的,那是早就盘算好了的,你们去做就是了。”
“得!得!得!”地中海咧嘴就笑,“妈的,和老不死的抢生意多少年,终于有这一天了。常德归我,你们别和我抢啊。”
“哎!”其他三个立即跳了起来,“轮不到你挑,最好的地方你就这么挑走了,靠嘴快?”
“我不靠嘴快,我靠的是忠心,三爷当然把最好的地方给我。你们账都没搞清楚呢,一边侍着去。”
“账……”几个人为之语塞,其中一个立即道,“不行,再怎么样也不行,常德不能给你,我们……我们听三爷的,三爷说怎么分就怎么分。”说着他们便全看向吴邪。
吴邪却不着急说话,细细的的品着杯中的茶。等着那人说话,不到半盏茶,就听那鱼贩冷笑了一声。
所有人都看向他的同时他呸了一口:“三爷,您太狠了,四阿公是消遣我们没错,但您不能把兄弟们当幌子,您得让我们有防备啊!这么说,那些被弄死的兄弟,是您一开始就打算丢掉了?你们这些喇嘛盘好了,我们马盘累死累活,坐牢的是我们,被枪毙的也是我们,我们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你们抢地盘,死的全是我们的人!”
“累死累活也是你自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王八邱背着我干了什么……”
“我!”
鱼贩一时语塞,看到四周一片安静,不由就有些慌了:“好嘛,一群没出息的,给别人当一辈子炮灰吧。老子不干了,反正我没账,三爷,我先走了!”
说着起身就要走。
吴邪回过头给潘子使了一个眼神,胖子几乎是闪电一般窜上去把那鱼贩给治住了。
下面的人只看见三爷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鱼贩。
“一个叫王八一个叫死鱼,果然是两条臭鱼搅和的一锅腥。”
吴邪用手指挑起那鱼脸,突然笑了起来:“这么着急走做什么,这次手术回来,我心情大好。有一份大礼,还没来得及送你呢。”
吴邪回过头问解雨臣:“解子,那只王八抓到了吗?”
解雨臣微微一笑:“按照三爷的吩咐,已经把他绑到鱼塘里了。”
“很好,那就请各位一同随我看一出……斗王八吧~”
说着潘子已经掀起了帐子,吴邪说着便走了出去……
等到所有人都出来的时候,这是茶馆儿的后院。那里有一个深约五十厘米的水塘。众人还好奇,三爷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几个胆子大的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吓的退了回来!
等到所有人都看清那鱼塘里的实况时,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直见王八邱四肢和脖子都被铁环死死地扣在水里,他的脑袋底下垫着什么东西?鼻尖露出水面,嘴巴却在水下,只能用鼻尖儿来呼吸。
“养鱼可以时不时的陶冶情操,鱼饿的时候不能给他们太多的食。要循序渐进的给,这样才有意思……”
潘子已经端着一盒儿鱼食走了上来,吴邪抓了一把就往王八龟的脑袋上撒去!王八邱怒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吴邪,却说不出话来!这腥臭的池水涌进嘴里,那滋味儿可是够他受的!
可是,鱼食围绕在他的脖子周围,那些鱼,就是给他的脖子做鱼疗一样,不断的啃着他的脖子!
王八邱只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不停地呛水!三爷站在岸上,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下面。这种折磨人的方式可是他的最爱~
折腾了将近20多分钟,就看见王八邱渐渐地不动了。潘子趴在水塘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冲着吴邪摇了摇头,所有人额头上冷汗直冒,这叱咤风云的王八邱这么死了?!本以为会就会结束,可是无邪却让潘子拿上来了一个盖着红布的东西。
一掀开,底下的人又是倒吸一口冷气!那是一个牙尖嘴利的食人鳖!
“三爷要干什么?”
只见吴邪把那些鱼食撒在王八邱身上,吴邪把那几只鳖扔进了水里。
那几只鳖闻到了血腥的气味儿,立马开始啃食王八龟的尸体。
其中一只鳖咬下了一大块肉叼在嘴里不放!吴邪低下身子把那只鳖抓在手里,把他嘴里的肉扯出来递到那鱼贩的嘴边:“如此盛情,你可不能拒绝呀……”
那鱼贩吓得浑身发抖,不停的摇着头。吴邪一脸无辜的说:“这可不行啊,这禽兽宴就得给禽兽吃。这肉可是极品的美味,很多人都吃不到的。”
鱼贩还要拒绝,吴邪根本就没有顾及他直接把肉塞进了他的嘴里!
鱼贩拼命的挣扎,把那肉吐出来连连作呕!不只是他,低下的人也有坚持不住到一边吐的!
吴邪把那只鳖重新扔回到水里:“今天就到这儿,三天之内把账整理好。但是如果你想去跟王八邱作伴,我绝对不会介意……”
“谢三爷!谢三爷!”
那些人七嘴八舌的道谢,潮水一般在三分钟之内全部撤离!只剩下潘子,解雨臣和霍秀秀。三个人看着吴邪,脸色全是煞白煞白的!
“三……三爷”
潘子似乎也是接受不了这样的残暴。连带着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却没想到三爷回过头来冲他一笑:“是小三爷……”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