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43】





冷风一个劲地摇晃着院子里的槐树,原本在树尖已摇摇欲坠的几片枯叶终于还是无可奈何地落了下来。树下的两只老母鸡缩着脖子,从眼角溜出似有似无的目光,瑟缩中对周围的一切漠不关心。老槐树下那口枯井旁边的井辘轳,被风吹的咯吱咯吱作响,像是马上就要倒下去。漏了窟窿的水桶躲在墙角……细细算来,这口井似乎是已经荒废好多年了……
“小邪,过来吃饭了。你在哪儿看什么呢?”
吴母放下手中的碗碟,看着自家儿子靠在窗框上看着窗外,虽然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估计是又在发呆吧。这几年吴邪每次回家都变得沉默寡言,甚至只是回家跟父母说几句话就走了。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了,好不容易吴一穷从外地赶回来,吴二白的茶馆也放了年假。这一家好不容易团圆。这可把老太太高兴坏了。这不,一高兴就差点儿弄个满汉全席出来。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吴一穷去外面买烧酒,吴二白在那边摆着棋局。眉头皱的很深,应该是自己博弈博到了难处。吴邪走到棋盘前面,看着自家二叔目光炯炯的看着这盘棋。
“二叔,我高一的时候你就在下这盘棋。不会到现在还没下完吧?”
吴二白落下一颗棋子摇了摇头:“哪有这么容易。下象棋,讲究的是智谋谋略。更主要是得心平静和!”
“啪——!”
又一子落定,吃掉了一个小卒。
吴邪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拿起一颗棋子落在了棋盘上。
“马走日,象走田,小卒一去不归还。 炮打隔山子,车是一杆枪。 车直走,炮翻山……”
“啪——!”
吴邪又一子落定!吃掉了吴二白的车。
吴二白眉心一收!换了个坐姿,棋子在他手里转来转去,就是不落在棋盘上。
看到吴邪吃掉了他的车,突然笑了出来!
“你小子棋艺见长不少啊。”
吴邪也笑了:“不敢,我这一身都是拜您所赐。现在反过来玩儿我,那我不死定了。”
“不行了~”
吴二白摆了摆手:“老了,不中用了!”
“二叔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现在可是宝刀未老。我这棋艺在你面前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可不敢跟您比呀。”
吴二白抬起头来一脸不屑的看着吴邪:“油嘴滑舌~真不知道你到底遗传的是谁的基因,你爹小时候可没你这么鸡贼。”
吴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拿起一颗车却举棋不定。吴二白那边都喝完一碗茶了,他这边还没有落子。
“小子!到你了!想什么呢!”
“二叔,你说……如果你要是使一招障眼法。您这帅能不能躲过我这趟车呢?”
吴邪意味深长的看着吴二白,吴二白手里拿着棋子却没有多想:“不能出九宫格,必要的时候可以找人替他牺牲。”
“所以二叔的意思是?……”
吴二白会心一笑,把自己的车挡在了自己的红帅前面。
“舍车……保帅!”
吴二白自信满满的撤掉吴邪的车,突然脸色一变!因为吴邪手里正拿着炮的棋子,冲着他笑得一脸阴森。
“炮打隔山子。”
吴邪举起棋子就要落下去,却一把被吴二白抓住了手!
“诶诶诶!你等会!”
吴二白抓住吴邪的手不让他把帅拿走。
“二叔,咱可不带悔棋的。”
“我刚才走神儿,下错了!”
“下错了也是下了,既然这棋子落下去,再后悔也来不及了。不过……”
吴邪手下留情了一步,没有把炮隔山打在帅的身上,反而把炮压在了隔着“另一座山”兵上,顺手把下面的兵拿走:“您可以给他找一个替身啊。这样……帅就不用受苦了。而这兵啊,生来就微不足道。可以说……是一个最完美的替代品。他可以替他的帅挡住这一下,这样就可以顾全整个大局了。做出这么一点儿小牺牲,就可以反败为胜。二叔,你说这兵是不是牺牲的特别值?~”
吴二白脸色一变,没有抬头看吴邪。
一时间气氛十分的尴尬,突然门口传来敲门声。吴邪冲着二叔笑了笑:“我爸回来啦,我去开门……”
吴邪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大门,他没有看到吴二白的手在抖,有没有看到有一滴汗珠从吴二白的额头上滑进了衣领……
“爸我来吧。”
吴邪结过吴一穷手里的烧酒拎到桌子上,把瓶盖起开!倒了四个酒杯,吴母有些奇怪:“小邪,你知道你妈我酒量不好。”
吴邪拧瓶盖儿的手顿了顿:“妈,这酒可不是给你喝的。”
“?”
“一会儿您就知道了。”
吴邪看着吴母一脸的懵,突然笑了。把酒瓶子放在桌子上,走到吴母跟前把手放到她的额头上:“妈,你老了……皱纹都多了。”
吴母似乎是没想到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可能是觉得儿子长大了,便抓住吴邪的手:“只要你好,妈就什么都无所谓。”
吴邪笑着点了点头,伸出胳膊抱住了吴母:“妈,你要知道你儿子我心里有你的,就算你不爱我也没关系,可你一定要知道小邪是爱你的……你儿子以后会好好孝顺你的”
吴母不知不觉直接红了眼眶:“妈知道~小邪一直都很孝顺。”
“妈,吃饭吧,我饿了……”
“好……一穷!二白!过来吃饭了!”
吴母转过头冲着还在下棋的哥俩河东狮吼!这哥俩急急忙忙放下棋局就跑过来规规矩矩的坐在桌子旁边。
“来!今天正月十五,一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今天可得不醉不归呀!”
吴一穷举起酒杯,其余三个人也拿起酒杯。
“来来来!吃饭吃饭!”
四个人一同下筷子,吴母的厨艺很好。今天的烧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觥筹交错之间,当真是好不热闹!
酒过三巡,吴一穷已经微微有了一些醉意。还常年在外也不怎么着家,刚放下酒杯就突然发现旁边还有一杯斟满酒的酒杯,却没有人动。吴母喝的是自制的红枣茶,他们三个男人喝的都是烧酒。那这一杯是?……
“小邪,你这杯酒是给谁留的?”
吴邪放下酒杯,看着那杯酒……
“是想给三叔的。”
一提起吴三省,桌子上一下子沉默下来。
“大过年的提他干什么?”
吴一穷双手拄着膝盖,身体微微前倾。他一直在生吴三省的气,不光是因为他重操了老本行儿。更重要的是把他的儿子拉进了这个行当里……
“就算三叔他做了错事,他毕竟也是吴家的一份子。”
“他违背了父训,早就不是了。”
“那我也违背了祖训,我是不是也不是吴家的人了。”
一语脱口,吴母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小邪~”
吴母在下面狠狠地踹了吴邪一脚,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说了。吴邪抬头看了一眼吴二白,发现吴二白脸色也不是很好。
“我想下墓是我自愿的,不是三叔强迫我,是我在强迫他。他没错,他只不过是顺水推舟做个人情而已。”
“你懂什么!你爷爷怎么说的?!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你干这行不让你干这行儿!放着好好的研究生不念,非得出去跟你三叔鬼混!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败家子!老吴家的脸都要给你丢尽了!”
吴邪心里苦笑一声:“我是在跟着我自己的心走,我没有觉得我做错什么。三叔现在下落不明,但是我一定会找到他。”
“混账!”
只听见吴一穷怒骂一声!一把把筷子横拍在碗边上!毫不留情的抡起胳膊就给了吴邪一巴掌!
吴邪被他打得一个趔趄,差点儿从椅子上翻下来!脸颊火辣辣的疼,但是跟心里比那根本不值得一提!吴一穷那边儿的怒气还没有消,冲过来就要打吴邪,被吴二白拦住!
“老二你放开!这个逆子!今天我要是不好好教训他,我看他是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了!!!”
吴邪心下一空,拄着桌沿站了起来。
“是啊,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
一句话说出,所有人都恢复了平静!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平静的可怕!能听见的,只有窗外寒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吴邪擦掉嘴角的血笑了笑:“我还真的很想知道,我被吴老狗抱回吴家之前……到底姓什么叫什么……”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