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61】






袅袅的炊烟在小村庄的上方徘徊不前,现在正值晌午,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这一天的午饭……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一个扎着羊角辫儿的小丫头坐在一个竹子做的秋千上晃着小腿儿荡来荡去。嘴里还唱着儿歌,小脑袋左晃右晃的看着四周,倒是没发现什么新奇的玩意儿。突然屋子里传来一股甜腻的香味儿,钻进了她的鼻腔里,小丫头用力的吸了一口!
“哇~好香啊!”  
小丫头当即双脚点地停下了秋千……
“妈妈!”
云彩正蹲在灶台边上拉着风箱调整的火势的大小,突然看见自己的小女儿像一头迫击炮一样冲进了自己的怀里……顾不得手上还有碳灰,云彩一把把小丫头从怀里揪了出来。
“妈妈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好香啊!”
“啊?”
云彩看了一眼正在冒着蒸汽的锅台。
“妈妈在做点心,用花瓣儿做成的点心。”
“花瓣还能做点心?”
小丫头把食指含在嘴里,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的很是灵动,那模样要多招人喜欢就多招人喜欢。云彩笑看着女儿点点头。
“妈妈,做好了能先给我吃吗?爸爸嘴巴太大了,一次就能塞两个,哦不对!是三个!”
小丫头做了一个张大嘴巴的动作,还用手指头比了一个三。云彩莞尔:“这次啊,你也不能吃,你爸爸也不能吃。”
“啊~为什么呀”
小丫头不满的翘起了嘴唇,咋了两下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委屈的看着云彩。
“因为这是你爸爸要给一个叔叔带去的点心。而且做这个点心的材料很特别,小孩子不能吃的~”
云彩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转身继续拉着风箱。小丫头到是老大不情愿:“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叔叔啊。爸爸这两天也老是不在家,都没人陪我玩儿了!”
小丫头挥了挥肉嘟嘟的小拳头,突然眼前一黑!眼睛被一双大手给蒙上了!
“爸爸!”
小丫头一把扯下蒙在自己眼睛上的双手,回身就扑进了胖子的怀里。云彩转头冲着胖子笑了笑:“胖哥,你回来啦。”
胖子列个大嘴嘿嘿的笑了两下:“云彩你赶紧歇着,我回来了可不能让我老婆累着。”
“得了吧你,先带丫头玩儿去吧。这马上就能起锅了,弄好了我叫你。”
“诶呦~我老婆真疼我呦~”
胖子用手指头戳了戳小丫头的肋骨,逗得小丫头在他怀里咯咯直乐……
小丫头端着一杯水跑到胖子身边,看见自己老爸看着一张照片发呆。小丫头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放在石桌上,探头探脑的把下巴颏在了胖子的肩膀上:“爸爸你又再看照片啊。”
胖子点点头,看着照片上的三个人十分怀念的笑了笑。这是在长白山上,他们三个人装作游客时拍的合照。一转眼,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照片上的三个人,一个已经化为灰烬,一个整日常伴青灯古佛,而最后一个现在就坐在这里看着这张老照片唉声叹气~
想到此处,胖子抬起手摸摸自己脑门子上的几道沟:“还真是老了……”
翌日清晨,鸡鸣声刚刚破晓。厨房里就已经忙起来了,云彩把蒸了一天的点心细细的用竹叶包好放在保温盒里。胖子轻轻地把小丫头露在外面的胳膊腿儿塞进被子里,又轻轻的帮她盖好被子。这边,云彩已经把盒子塞进了胖子的背包里……
“早去早回”  
“放心吧,丫头生日之前我肯定赶回来。”
云彩笑着点点头,胖子眉毛一挑,把自己那张大脸凑到云彩跟前。看的云彩眉头一皱!
“又来啊~”
云彩无奈的摇摇头,在胖子的脸上印上了自己的唇印!胖子乐的心花怒放,一张老脸上顿时美得满脸褶子!看的云彩那叫一个嫌弃呦~~~
——————————
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的赶路。
胖子背着一个大背包,哼哧哼哧的往山上走!这天气到是挺给他面子,虽然这里很冷,但是没有下雪。
胖子走两步喘一口气,走两步再喘一口气。想当初他陪着吴邪来这里的时候,还有个陈雪寒在前面带路,这一次得光靠他自己才行了。
胖子擦擦脑袋上滚下来的汗珠,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不深不浅的雪层里,印下了一串脚印……
“哐哐哐!”
再一次敲响这朱漆大门,倒是有一种睹物思人,物事全非的感觉。没过多长时间,门就被推开了。开门的喇嘛显然是认识胖子,因为以往的每年,胖子在这一天都会来到这里……
喇嘛向胖子行了个礼,侧过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胖子也很有礼貌的回了一个礼,便跟着喇嘛往里面走去……
“上师已经等了好久了,今天早上破晓的时候。他就站在山口,一动不动的站了七八个小时了。”
“啊?”
胖子有些惊讶,小哥居然会这么着急见他?!不过转念一想,胖子明白了。侧过脸看了一眼自己的背包,随后叹了一口气:“他是怕忘了人吧……”
自吴邪死后,胖子每一年的今天都会带着雨仔参做成的点心来这里看张起灵……
毕竟曾经生死与共过,毕竟……现在在这个世上唯一能帮他的人也就只有自己了吧。胖子一边走一边叹着气。如果是在以前,他是绝对不会有叹气这种动作的,可是自从吴邪死了以后。这便成了他最习惯的动作,他已经过了插插科打诨的年龄,最重要的是……他身边已经没有他想开玩笑的人了。第一年他想来这里的时候,本来想叫上潘子。可是潘子一听是要来看他,就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打死也不动地方!
气的胖子照着他死板的脑瓢儿就是一下!
潘子被他拍了一下有些愤懑!不过也没说什么,胖子劝他不要那么死板。不过潘子……
“张小哥拿得起放的下,我可没他那心性。如果我的兄弟为我而死,我会下去陪他。绝对不会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深山里不出来。”
胖子记得,潘子是这么说的……
又往山上前进了将近几百米后,胖子一抬头就看见上方的雪地里站着一袭红衣。胖子一把拽掉眼睛上的风镜,三步并做两步就往张起灵那边冲了过去!
“小哥诶!!!”
胖子张开双臂想给张起灵一个熊抱,本来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但是离张起灵将近三米的时候,就看见张起灵的脚悄儿没声儿的往旁边挪了一下!胖子心里大呼卧槽!一个刹车没刹住,整个人摔了个狗啃屎!
张起灵垂下眼皮,看了看雪地上的“球形”凹陷,非常沉默的转过身,回了屋子。不过倒是体贴的给胖子留了个门儿,不至于把他拒之门外……
  
  
张起灵把桌子上的宣纸堆到一边,坐在凳子上。随后给了胖子一个眼神,让他坐下。胖子坐在凳子上把大包搁在自己的腿上打开。保温盒很是精致,不过里面用竹叶包的东西更是精致……胖子犹豫的好一会, 放在桌子上。胖子看着张起灵完全没有血色的脸皱了皱眉头,他的脸色比上一次他来的时候更难看了。
张起灵看着静静躺在盒子里的点心,闻着这些点心熟悉的味道,伸手就要去拿。
“小哥!”
胖子的手像把钳子一样抓住了张起灵的手:“你这么折腾自己有意思吗?!”
张起灵抬头看着胖子:“你想说什么”
胖子有些不忍:“你明知道这花瓣儿里有麒麟竭……”
张起灵把手抽出来,却没有说话。
倒是气的胖子火冒三丈!差点儿就把那点心扔到地上,不过后来想想还是没有这么做。并不是因为他怕张起灵,而是因为这点心是云彩辛辛苦苦熬了一个通宵做出来的。
当初麒麟竭的效应已经开始慢慢的减弱,刚来的头三年,每到夏天,张起灵的房间里都会有蚊子。可是这几年的夏天,竟然连一只蚊子都没有了,麒麟血终究还是恢复了作用……
可是麒麟血一旦恢复作用,就代表着张起灵离失魂症复发的时间不远了。不!他不想这样!如果再忘记吴邪,那无异于要了他的命。
“他不想在那边看见我,他说他不想到死还要留一口力气继续恨我……我不能死,也不能忘了的他。”
“可是吴邪已经死了!!!”
胖子有些歇斯底里!
“就算你再折磨自己,你也得承认这个事实!张起灵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是个孬种啊?~你以为你这么折磨自己吴邪就能把那些事全部都忘干净吗?!!”
胖子对于他这种饮鸩止渴的自杀式行为很是窝火,要不是明知道自己打不过他,胖子肯定给他两个嘴巴让他清醒清醒!!!
“如果你在这么吃麒麟竭,麒麟学血早晚有一天会失效。你变成正常人以后器官会衰老到你本应该的年龄,到那个时候你的五脏六腑全部迸裂。这跟死又有什么区别?!”
“至少不会忘了他……”
七个字,仅仅这七个字差点让胖子气的吐血三升,倒地而亡!如果要是有可能他肯定想撬开张起灵的脑袋,看看他里边到底在想什么!
胖子还要说什么,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
胖子怒气冲冲的跑去开门,满脸的火气倒是给门外的喇叭吓了一跳!
“有啥事?!”
“上,上师的东西。山下送上来的……”
“?”
胖子一脸懵逼的接过盒子,愣了几秒后一脚踹上门回头怒视着张起灵!
“好哇你!胖爷我以为你鳏寡孤独好心好意每年上山看你!合着你山底下还有认识的人呐?!”
张起灵看着胖子手中的盒子并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把盒子拿了过来,当着胖子的面儿打开……
“佛珠?”
胖子看着张起灵从盒子里拿出来的东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佛珠怎么是白色的?”
胖子接过佛珠仔细的看了看,这佛珠上面有一股很熟悉,但是又很陌生的香味儿。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佛珠居然是菩提子那种白色的。
“这是喇嘛的特用佛珠吗?”
胖子两手一抻,刚想试试佛珠的质量。就被张起灵十分灵巧的夺了过去……
眼看着张起灵把他刚才说的话都当作耳旁风了,胖子刚想拉着他继续说下去。张起灵,突然看着手中的佛珠说道:“他一直都在,我会陪着他……”
胖子刚开始没有听懂,结果脑袋里一阵倾雷劈过!胖子又闻了闻刚才那“佛珠”留在自己手上的香味儿。
“卧槽!!!”
胖子吓得声音都变了,指着张起灵的指尖儿抖得已经不成样子!
“你,你什么时候!你……你居然把天真……”
张起灵目光一直都集中在那串佛珠上,听到胖子这么说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紧紧地攥住手中的佛珠……
“我会陪着他”
“疯了疯了!一个两个都他妈是疯子!” 
风卷残云的收拾了行李,胖子背起背包就出了门……几乎是逃命一般逃出了这个喇嘛庙,一路跑到了山脚下。胖子满头大汗的躺在雪地里,天上万里无云,澄澈的像是吴邪最初的眼睛一样……
“天真,看到他这样你开心吗?” 
其实啊,兄弟这两个字……真的比命都难写!



别误会,小哥把吴邪的骨灰做成佛珠,只是因为他想把吴邪握在手掌心。


明天下午的预告:
“吴邪?!”
“怎么了?”
“你……”
“……我一直都在啊”
——————
“你是这里的老板吗?”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