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你的本质

我深知我不重要,所以我并不指望谁会给我温暖

《轮渡》(邪帝重生,承接迷局)【33】










……北京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六个小时的抢救,六个小时的等待。不仅仅是躺在病床上的张起灵,连带着周围坐着的一圈人,脸色没一个是好看的。
小护士正在给一张起灵换着滴瓶,吴邪抬头看了一眼一滴一滴滴下来的药液,不经意间蹙紧了眉头。
“吴邪哥哥,我奶奶说……”
“霍小姐,我们三个人今天多谢您的搭救。我不管咱们两个到底是新识还是旧时,现如今我们三个人当中的主心骨受了重伤。如果是要让我们帮您霍家做事,也请等我这位朋友的伤好全了再议。”
霍秀秀瞪大的眼睛,连忙摆手:“不不不!吴邪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是我们霍家安排不周,这才让这位小哥受了重伤。这样吧,你的朋友在这里养伤不安全。不如跟我到霍家的地盘,那样他也能安心养伤。”
吴邪坐在张起灵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听到霍秀秀这么说,突然俯下身子抓起张起灵的手握紧。这个动作毫无疑问的向霍秀秀宣示了主权!
“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我这位朋友的身份非同小可。他醒来如果没有看见我们两个,估计整个医院的房顶都要被他翻了。”
霍秀秀被吴邪卡的欲言又止,眼神有些尴尬的转向了胖子,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
“吴邪哥哥,要不然这样吧。先让这位胖哥哥跟我走一趟,我奶奶那里我也好交代。”
吴邪笑了笑,把张起灵的手攥的更紧了。
“霍小姐,不是我吴某人不给你面子。我家里虽然算不上是像你这样的名门望族,但是我从小到大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躺着的这位小哥儿更是一个的生活九级残废。所有的饮食全部都要劳烦你的这位胖哥哥。缺了他,我们两个恐怕就得着饿死了。”
吴邪还想要说什么,突然被胖子打断了:“诶我说小天真!你啥意思啊你?!感情你丫是把你胖爷我给你当成保姆啦?!你……”
胖子还要说下去,就被吴邪转头一个眼神给瞪的一声不吭!
“吴邪哥哥,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总不能……让你跟我走一趟吧?”
“我?”
吴邪一脸玩味的看着霍秀秀,那表情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一样。吴邪抬起另外一只手,两只手把张起灵的手攥的紧紧的抵在下巴上。
“我就更不行了,这位小哥虽然看着一脸面瘫,但是他离了我可活不了~”
吴邪说着说着眼睛不由自主的飘向张起灵毫无血色的脸,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异常的温柔!霍秀秀站在旁边看着吴邪的眼神,在她感觉,那种眼神,简直都要温柔出水来了!
秀秀小脸儿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读嘟起了嘴。看着很是俏皮,十分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那……等着被小哥伤好了以后我再来看你们。有什么需要随时通知我,这是我的名片……”
霍秀秀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烫金的卡片递到吴邪手中。
“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吴邪笑着点了点头:“恕不远送”
霍秀秀也回赠一笑:“不必……”
说罢便转身离去,任由高跟鞋敲击着瓷砖发出“咯哒咯哒”的声响……
胖子走到窗边,眼见着霍秀秀上了车,顺带着走到门口把门关上。这才回到了病床前,吴邪见胖子回来,转过头问胖子:“走了?”
胖子点点头,吴邪邪魅一笑:“鬼狐狸~”
这鬼狐狸三个字是十年以后和秀秀的代称,依稀记得十年以后的她人称霍小仙姑,吴邪真正的见识到一个女人的心是怎么比海底针还海底针的。
胖子看见吴邪笑了,自己全身的肥油都跟着颤了一下!天知道他都快哭了。最近吴邪的笑容越来越频繁,胖子经常看着他的背影,恍惚之间觉得他好像回到了十年以后的那个吴小佛爷。当初吴邪从古潼京回来,胖子去长沙看他。那个时候胖子也是像现在这样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影子走在他前面,那感觉像极了一个苍老的老人拄着拐杖蹒跚而行。胖子长叹了一口气,还没等到他从回忆里跳出来,一抬头就看见吴邪抓着张起灵的手抵在自己的下巴上仍然没有松开。
胖子贼兮兮的笑了一下,拍了拍吴邪的肩膀:“行啦,就你那贤妻良母的样儿没把霍秀秀吓死就不错了。小哥现在不是没事儿了吗~把手松开吧,他人就在这又跑不……诶卧槽!”
胖子一句话没说完就看见吴邪以一种十分嫌弃的动作把张起灵的手扔在床上。张起灵的手背上扎着针,吓得胖子赶紧冲上去把张起灵的手摆正!
“卧槽吴邪你疯了?!你这么把他手扔回去不怕回血啊?!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是小哥其实把你扑出去,现在躺在这儿的可就是你啦!谋杀亲夫罪名不小哇!”
“谋杀个屁!”
吴邪从椅子上站起来面对着胖子:“我可没让他来救我,是他自己莫名其妙的扑过来的。”
“小哥可是为了救……”
“我用得着他救我吗?!”
吴邪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股无名业火,胖子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他气成这个样子了。自从吴邪上辈子奔那条黑毛蛇咬伤住院之后,吴邪的脾气大不如前,甚至可以说是性格大变!这其中的缘由胖子从来没有问过他,当然了,吴邪也不想说……
“好歹他是替你挨了那一枪,你总不能……”
“替我?替我挨枪子儿,替我进青铜门!他张起灵,还有什么是不能替我的?!”
吴邪回过头看着昏迷不醒的张起灵说道:“今天是他心甘情愿,如果我死了。在青铜门后面的东西永远也毁不掉,他为了那些东西不是甘愿付出一切吗~今天就算是他死在这里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你和青铜门后的东西有什么关系?!我看你是不是上辈子让汪家人给整魔怔了?”
“别给我提汪家人!”
“你……”
胖子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吴邪兄胸腔里的火气越来越大。甚至他现在一张开嘴,估计就会有火气喷出去!吴邪咬紧双唇,捂着胸口细微的呼吸了几下,他现在绝对不能出有任何剧烈的呼吸,如果肺气肿在现在这种场合,这种时间突然发作。那事情可就变了性质了……
胖子看着吴邪捂着胸口大口的喘气,心想应该是他的肺气肿发作了。兄弟毕竟还是兄弟,胖子抬起手帮他顺了顺后背。
吴邪紧闭着双眼,但是额头上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胖子正帮吴邪舒顺着后背,却突然听见吴邪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死在长白山吗……”
胖子的手骤然一停,回过头来看着吴邪。发现他的眼睛已经睁开了,而且那眼睛没有聚焦,是不是在回忆着什么……
“我现在就告诉你……”
“吴邪,你是不是受啥刺激了?你……”
“我不是吴邪,真正的吴邪五岁那年就已经死了……”
“你……说啥?”
胖子后退几步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那天晚上,胖子至今难忘。都说黎明前是最黑的时候,他记得那时的吴邪似乎像一个临终的人一般,讲述着自己过往的故事。
吴邪说出了所有,道出了全部。但是他唯独省略了他自己是汪家人和在巴乃矿洞里的实情……
他不希望胖子最后对铁三角留下的,是一个残破不堪的印象。
“张起灵和咱们两个一样,也是重新来过的人,只不过他没有了记忆。就像是上辈子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你怎么知道小哥也是……”
“你还记得当初,齐羽为了杀我把我引到湖边,最后被送进医院的却是张起灵吗?”
“胖爷我当然记得!当初还是我帮你逃出解家老宅的。”
吴邪的眼睛慢慢的转向张起灵:“他后背的炸伤……这个身体上也有。”
“所以说小哥他现在是……”
“他没有了记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根据他当初的经过的重新再来一次而已。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引我入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对我,不像是上辈子他没进青铜门之前的那个感觉。”
“怪不得你最后选择死在长白山,你知不知道你死了以后,小哥直接抱着你进了青铜门!等我和花爷他们赶到的时候,青铜门已经炸了。长白山发生了一场巨大的雪崩,要不是我们离得远,恐怕也得给那个万奴王做陪葬了……”
“你是说……解雨臣和黑瞎子那个时候还活着?!”
惊讶占据了大部分,自己当初精打细算的计划竟然会出现纰漏!
“你师傅那么鸡贼怎么可能让花爷就那么死……诶?你怎么知道……”
“摘星楼的事情都是我事先算计好的。”
“你!解雨臣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他?!”
“……做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重新来一次,我就会让他加倍偿还!”
吴邪错开胖子的眼睛看向窗外吴邪死死的攥着自己的衣角,似乎要把它扯断!
“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一个不真实的温存里,那就像是一场梦。游园惊梦,一觉入梦。但是……好梦由来最易醒……”
正说着,天边竟然已经不知不觉的泛起了鱼肚白……
吴邪看着那抹白,闭上了眼睛……
“天亮了……”
所以呢?……所以,梦醒了……












你们还希望潘子……搅进这个局里吗?你们还记得吴邪写给他的那封信吗?
明天的有点“高能”,请各位hold住。
明天,最晚后天,红高粱……
吴邪越来越蛇精,张起灵的记忆越来越清晰。胖子看着昔日的好兄弟反目成仇,心底变得越来越凉……
预告:
“他做的饭能吃吗?”
“不要!!!”
——————
“日子定好了,明天出发”
——————
“像你这种不谙世事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忠诚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
“三爷?”
“我是小三爷”

评论(5)

热度(11)